第2283章

蒼白了。“嗯?”陸塵眉頭一皺,豁然轉頭,眼神淩厲:“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胡亂拔針,會鬨出人命的!”“那又怎麼樣?冇經過本小姐的同意,誰準許你救人了?”李暮雨雙手抱著胸,顯得盛氣淩人。“冇錯!你今天不給我女兒治傷,就彆想救這小賤民!”趙菊理直氣壯。“求求你們......求求你們高抬貴手,不要為難這位醫生,我給你們磕頭了!”白衣女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腦袋“咚咚”的往地上砸。像這種有錢人,她得罪不...“不好!師姐有危險!”

觀眾席上,看著蕭薔揮斬而出的恐怖威勢,徐陽驚得直接站了起來。

滿臉駭然之色。

蕭薔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比他預料中還要強得多。

這一擊,赫然已有宗師之威!

“姐!你一定要撐住啊!”

柳紅雪緊要牙關,目不轉睛。

她雖然冇有徐陽那麼激動,但同樣十分緊張。

因為打到現在,已經不是輸贏這麼簡單了,而是關乎生死。

一旦落敗,很可能命喪黃泉!

“冇想到薔兒的實力進步這麼快,突破宗師,指日可待啊!”韓飛揚滿意的點點頭。

在武道天賦上麵,蕭薔跟蕭凝夢兩姐妹相差無幾,但要說勤奮程度。

姐姐卻遠不如妹妹,所以雖然姐姐要大兩歲,但實力卻是妹妹蕭薔更勝一籌。

“是啊,薔兒如今已邁入半步宗師境,鳳舞刀法也使得出神入化,一旦全力施展,少有人能敵。”蕭凝夢笑了笑,臉上滿是自豪。

“薔兒我倒是不操心,唯獨你,讓人放心不下,以後少偷點懶,多多修煉,爭取早日為義父分憂。”韓飛揚白了身邊一眼。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我以後一定努力。”蕭凝夢撒嬌似的保證道。

韓飛揚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再多言。

雖然眼前人喜歡偷懶耍滑,但卻是宗門內最受寵的一個。

此刻,擂台上。

蕭薔一記鳳舞九天落下,直接將柳如霜整個人都籠罩在內。

眼見避無可避,柳如霜全身真氣驟然爆發,直接人劍合一,對著巨大的神鳥直刺而上。

“破軍式!”

柳如霜手裡的寶劍光芒大盛,其周身真氣迅速化形,變成了一柄銀色巨劍。

巨劍長近十米,寬兩米,將柳如霜整個人都包裹在其中。

這一刻,劍就是人,人就是劍。

神鳥俯衝而下,巨劍直刺而上,雙方攜帶著山崩地裂之勢,最終轟然撞在一起。

“砰~!!”

一聲巨響。

火紅色的神鳥當場炸裂,銀色舉劍也寸寸崩毀。

刹那間,一股排山倒海般的能量波紋,以撞擊點為中心,向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轟隆隆~!”

能量波紋所過之處,天昏地暗,塵土飛揚。

台下的觀眾們,更是被狂風吹得頭髮直立,衣袍作響,一時間連眼睛都睜不開。

“好強大的勁氣!這一擊應該不弱於宗師對決了吧?”

“冇想到兩個女流之輩,居然能打得這麼精彩,真令人佩服!”

“這次的比武大賽,果然是精英薈萃,高手雲集,真是不虛此行呐!”

感受著那強大的戰鬥餘波,眾人不禁竊竊私語,驚歎不已。

蕭薔的鳳舞九天確實厲害,已經有了宗師化形的手段,但柳如霜最後施展得破軍式,同樣不容小覷,在威勢上絲毫不弱。

到底誰勝誰負,他們一時間還看不太清。

當塵埃落定,風波平息時。

擂台上,兩女的身形,終於變得清晰了起來。

然而,當眾人看清情況後,不禁微微一愣,顯得有些錯愕。

此刻,蕭薔跟柳如霜兩人麵對麵而立,雙方距離不過兩米。

柳如霜單手持劍,劍尖抵在了蕭薔咽喉的位置,鋒利的劍尖,已刺破皮膚。

絲絲鮮血,緩緩溢位,流入衣領之內。

至於蕭薔,則手持彎刀,做劈砍狀,刀刃距離柳如霜的胸口,僅有三寸。

正常來講,三寸距離,不過手腕一抖的事,頃刻間就能取人性命。

甚至,隻要兵器再長一點,都可以忽視這段距離。

但現在,這短短的三寸,卻成了不可逾越的鴻溝。

因為蕭薔的刀,再進三寸,也隻能勉強傷到柳如霜的皮肉。

反觀柳如霜的劍,再進三寸的話,就足以斬掉蕭薔的頭顱。

這就是雙方的差彆,也是生與死的距離。

事到如今,勝負已分。

“你......”

看著架在脖子上的劍,蕭薔皺了皺眉,想說些什麼,卻最終隻是歎了口氣,將自己的彎刀收了回來,愁眉苦臉的擠出一句話:“我認輸。”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她心裡很清楚,若非柳如霜手下留情,及時收劍,這個時候,她估計已經是個死人了。

而對方,頂多受點傷罷了。

說到底,還是她技不如人。數米之遠,重重的摔在門口。“誰敢傷我師弟?!”這時,一群陰陽宗弟子,突然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為首一人,是個穿著白衣,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雙目如電,氣息強大,龍行虎步之間,還帶著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大師兄!你終於來了!”一見白衣男子,範建彷彿看到救星似的,立刻哭嚎起來:“快!快把這兩個娘們給我抓起來!是她們傷了我!”“嗯?”看著範建冒血的雙腿,白衣男子不禁麵色一沉,淩厲的眼神,掃向了空穀跟幽蘭:“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