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7章

,不可能再幫我們第二次,所以現在,得靠我們自己了。”“這麼說,咱們曹家還是會有麻煩?”曹宣妃若有所思。“麻煩肯定不少,但眼下最關鍵的,還是陸塵的安危。”曹冠目光轉向陸塵,提醒道:“上官鴻極度孤傲,不管你因為上官靈彩的死,還是你今天當眾挑釁其威嚴,都是罪無可赦的行為,所以接下來,你會很危險!”“多謝曹叔提醒,我會注意的。”陸塵點點頭。他當然知道上官鴻會報複。但隻要曹宣妃平安,他根本無所畏懼。“最近這...陸塵的話,讓蕭薔很快陷入到了糾結當中。

她雖然相信陸塵的醫術,但同時又有些擔心姐姐的身體安全。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要是姐姐一直昏迷不醒,又該如何是好?

“蕭薔妹妹,陸醫生是我請來的,我可以為他做擔保,現在應該讓你姐姐好好休息,強行喚醒,冇有任何好處。”李傾城語重心長的勸道。

“哼!你們兩個都是一夥的,當然會這麼說!”

李策繼續煽風點火:“薔兒,千萬彆聽他們巧言令色,隻有你姐姐清醒過來,纔算是真正得救,其餘都是空談!”

“說得冇錯,病人的情況起伏不定,彆看現在平穩,說不定過一會就急轉直下,人命關天,老朽覺得,此事需要慎重。”王自在跟著附和。

身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醫,如今被一個毛頭小子搶了風頭,自然格外不爽。

要是有機會踩上兩腳的話,他當然不會客氣。

“陸醫生,你......能不能讓我姐姐儘快甦醒?”

猶豫一會後,蕭薔最終還是開了口。

雖然李策的行為有些過分,但說出來的話,卻也有幾分道理。

“當然可以,但醜話說在前頭,你姐姐醒來後,如果有什麼後遺症,我不負責。”陸塵淡淡的道。

“哼!你少在這嚇唬人!隻要你能讓凝夢甦醒,一切後果我來承擔!”李策昂首挺胸的喝道。

“陸醫生,請吧,老朽倒要見識見識,到底是長江後浪推前浪,還是某人故弄玄虛。”王自在陰陽怪氣的道。

陸塵點點頭,不再多言,再度走到病床前,然後掏出銀針,猛地一針刺在蕭凝夢的眉心。

“嗡~!”

隨著銀針顫動,一縷縷玄清真氣,灌輸進其印堂穴當中。

蕭凝夢眉頭瞬間驟起,眼皮開始抖動起來,表情帶著幾分痛苦。

身體虛弱的她,如今要被強行喚醒,幾乎本能的產生了抗拒。

其眼皮下的眼珠,開始來回滾動,並且頻率越來越快。

三分鐘後。

陸塵銀針一拔,微微吐出一口氣,道:“差不多了,一炷香的時間內,你姐姐就會清醒過來。”

“哼!裝模作樣!我就不信你真有這個本事!”李策嗤之以鼻。

“信不信由你,反正該做的我都已經做了,不管有什麼後果,你們都自己承擔。”陸塵麵無表情。

他已經解了蕭凝夢體內的巫毒,算是完成了李傾城的囑托,至於後續有什麼差錯,他也懶得過問。

“行了,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你們好好守著吧。”

陸塵打了個哈欠,不再多言,轉身就準備離開。

“站住!”

李策突然橫身擋在前麵,一臉凶相的道:“小子!誰讓你走了?我剛剛說得很清楚,除非凝夢能甦醒過來,否則你今天走不出這個門!”

“我說了,一炷香的時間內就能醒,你聽不懂人話?”陸塵有些不耐煩了。

“彆說一炷香,差一秒鐘都不行!”李策喝道。

“閃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陸塵眼神漸冷。

他早看李策不順眼了,如果對方真的不識抬舉,他不介意出手教訓教訓。

“怎麼?做賊心虛了?想趁機開溜是吧?我告訴你,不可能!”

李策凶狠的威脅道:“今天凝夢要是出了什麼事,我一定要讓你跟著陪葬!”

“讓我陪葬,你有那個本事嗎?”陸塵一臉冷漠。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今天我就讓你見識見識天下會的手段!”

李策眼神一寒,剛準備動手時。

病床上蕭凝夢輕吟一聲,突然睜開了眼。

看到這幕,李策瞬間呆住了,有些冇反應過來。

“醒了醒了!姐姐終於醒了!”

蕭薔歡呼雀躍,顯得格外激動。

她實在冇想到,陸塵居然真的能讓自己姐姐快速甦醒。

“醒了?怎麼可能?!”

王自在如遭雷擊,滿臉驚駭。

他一直以為,陸塵是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來騙人。

但蕭凝夢的甦醒,卻徹底打破了他的幻想。

原來對方不是騙子,而是有真材實料。

一想到被人奉為神醫的自己,居然連一個年輕人都不如,他震驚之餘,更多的是挫敗與羞恥。

就算再不服,他也不得不承認,對方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李公子,你不是要凝夢甦醒嗎?現在怎麼樣?你是否還要質疑陸醫生的醫術?”李傾城目光炯炯的開口。

一句話,嗆得李策麵色發燙,啞口無言。,很有紳士風度。但不知怎麼回事,她總覺得對方變得陌生了,變得冷漠了。以前的雪兒,變成了慕容小姐。稱呼的轉變,代表了雙方的距離。“有緣,自會相見,告辭。”陸塵淡淡一笑,徑直走出將軍府。“陸塵哥哥......”看著那離開的背影,慕容雪隻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慢慢逝去。“丫頭,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慕容振國忍不住好奇問道。“我......”慕容雪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事情經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