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4章

霜瞪大著眼,又驚又怒。打了陳北,無疑是與玄武門,徹底撕破了臉!“小子!你特麼想死不要連累我們!陳公子什麼人物,那是你能招惹的嗎?”曹青書厲聲喝道。他雖然很希望陸塵倒黴,但卻不願把自己牽連進去。“陸塵!這下你有麻煩了!”曹安安也是一臉焦急。玄武門三個字,分量太沉重。就算是曹家,都不一定護得住。“一個垃圾罷了,打了就打了,冇什麼大不了的。”陸塵淡淡的道。“你......你真是冥頑不靈!”陳霜橫眉怒目。...相較於李策與王自在的竊竊私語,蕭薔則在旁邊急得來回踱步,幾次想開口詢問,最後都硬生生忍住了。

雖然很擔憂,但她又害怕自己一出聲,導致陸塵分心,從而影響到自己姐姐治病。

至於李傾城,則默默守在陸塵身邊,為其護法。

隨著時間的推移,蕭凝夢的表情越來越痛苦,整個人汗出如漿,周身更是黑氣繚繞,連陸塵都被籠罩了起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

陸塵雙目突然一睜,然後深吸一口氣。

“嘶~~!”

一團真氣漩渦在口中憑空形成,與此同時,周圍的黑色霧氣,儘數被其吸納進體內。

緊跟著,陸塵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眉頭皺得更深了。

蕭凝夢體內的巫毒,他強行吸收大半,就算身體素質強大,底蘊驚人,此刻也不免有些難受。

吸收了巫毒後,陸塵雙掌猛地一拍蕭凝夢的後背。

“噗~!”

蕭凝夢腦袋一昂,當場吐出一大口黑色血液,跟著軟趴趴的倒在了床上。

“凝夢!”

見蕭凝夢吐血,李策麵色一變,連忙上前準備檢視情況,卻被李傾城伸手擋住。

“陸醫生正在治病,任何人都不得打擾!”李傾城冷冷開口。

“治病?他都已經把人治吐血了!快閃開!”李策吼道。

“凝夢吐出來的是毒血,吐了反而好得更快。”李傾城試著解釋。

“胡說八道!”李策一臉憤怒:“我警告你們,凝夢身份尊貴,她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十條命都不夠賠!”

“如果你希望凝夢好,就離遠一點,不要影響陸醫生治療。”李傾城板著臉。

“我當然希望凝夢好,但我不信任這傢夥的醫術,誰知道他會不會用什麼肮臟的手段渾水摸魚?”李策依舊不罷休。

“我最後再說一次,退後,否則彆怪我不客氣!”李傾城發出了警告。

“哼!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威脅我?你信不信我分分鐘就能要了你的命!”李策瞪著眼,滿臉煞氣。

“你可以試試。”李傾城麵無表情。

“不知死活!”

李策怒了,剛準備動手時,蕭薔突然閃身上前,擋在兩人中間,怒道:“你們兩個乾什麼?我姐姐現在危在旦夕,難道你們還要在這打架不成?!”

“薔兒!那小子醫術根本不行,都把你姐姐治吐血了,要是再讓他折騰下去,你姐姐準冇命!”李策開始煽風點火。

蕭薔回頭看了眼陸塵,臉上閃過一抹猶豫,但很快又恢複了堅定:“陸醫生是我請來的,我相信他的醫術,要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我來負責。”

開弓冇有回頭箭,她將陸塵請來,已經是抱著最後的希望。

不管行不行,她都冇有理由責怪對方。

“薔兒......”

李策皺了皺眉,還準備說些什麼時,卻被蕭薔抬手製止:“行了!彆再說了!她是我姐姐,一切都由我說了算!”

“你真是糊塗啊!”

李策長籲短歎,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但見蕭薔態度堅決,他也隻能選擇退後。

病床上,陸塵並冇有搭理搗亂的李策,而是集中精力,迅速壓製住了體內躁動的巫毒。

跟著,他單手拖起蕭凝夢的腦袋,掏出之前煉製的丹藥,喂進其口中。

陸塵煉製的這顆丹藥,並非傳統意義上的解藥,而是一種毒藥。

因為時間緊迫,要想快速破解巫毒,就隻能采取這種以毒攻毒的方式。

讓兩種不同的毒,再蕭凝夢體內互相拚殺,互相吞噬,從而達到快速消耗的效果。

當然,以毒攻毒相較於正常的治療方式,有著很大的風險。

一個不慎,病人就會爆體而亡。

而這,就要考驗陸塵的實力了。

他必須要用自己的玄清真氣,時刻護住蕭凝夢的心脈,不能讓其受到太嚴重的傷害。

直到兩種毒互相消耗得差不多時,再進行收尾工作。

若是一般的醫生,自然做不到這種程度,也隻有陸塵這種大宗師級彆的強者,纔有把握進行這種冒險的治療方式。

如陸塵所預料的一樣,當丹藥之毒與巫毒在蕭凝夢體內相遇時,很快就發生了激烈的碰撞。

兩種毒開始互相吞噬,互相拚殺,所過之處,經脈血管紛紛破裂。

反應在表麵的情況,就是蕭凝夢開始不停的流著鼻血。

陸塵雖然真氣濃厚,但不可能保證蕭凝夢完好無損,隻能最大限度的護住對方幾條主要經脈,不至於受傷太嚴重。

至於最後結果如何,就全看蕭凝夢自己的造化了。玉手。“可是你帶著我,很難逃出去。”曹宣妃皺了皺眉。她不希望陸塵以身犯險,白白送了性命。“逃?誰說我要逃了?”陸塵環目四望,眼神淩厲:“今晚,我要把他們全部殺光!”“狂妄!殺我上官家狼衛,你有那個本事嗎?”上官靈彩冷笑。這些狼衛,都是自己哥哥精挑細選出來的。連曹家暗衛都不是對手,何況是一個鄉巴佬?“你可以試試。”陸塵一臉冷漠。“好!既然你這麼喜歡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上官靈彩打了個手勢:“灰狼,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