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3章

很帥。陸塵這傢夥,明顯是嫉妒薑將軍的優秀,所以懷恨在心。再加上剛剛看到你跟薑將軍跳舞,一時間惱羞成怒,纔會動手打人。”聽到這話,李清瑤沉默了。她現在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了。隻覺得腦子裡很亂,心裡空落落的,彷彿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儘管很難接受,但不得不承認,她已經將陸塵,推到了曹宣妃那一邊。兩人的距離,正漸行漸遠。......此刻,行駛的車輛內。“你跟李清瑤是怎麼回事?她為什麼動手打你?”曹宣妃忍不...待得李策退下後,陸塵走上前,開始為蕭凝夢治療起來。

由於王自在不明病因,胡亂診治,導致蕭凝夢體內的巫毒已經擴散全身。

光憑剛剛煉製的丹藥,還不足以徹底破除巫毒,在這之前,還需要用銀針引毒。

然而巫毒有靈,懂得趨利避害,要用針法引出,不是件容易的事。

最好的辦法,就是以身做餌。

陸塵需要用自己的身體做容器,將蕭凝夢體內的巫毒吸納過來。

過程雖然有些冒險,但已經冇彆的選擇了。

要救人,就必須試一試。

“月華,一會我將用銀針刺穴的方式,把蕭凝夢體內的巫毒,全部逼到一個位置。”

“然後我會用雙手,將大部分的巫毒吸納進身體當中,整個過程不能有半點差錯,我需要你幫我護法,不能讓任何人影響到我。”

陸塵回頭看了眼李傾城,認真的叮囑了一句。

在場所有人當中,他隻信任李傾城。

畢竟,引毒的過程中十分凶險,他底子好,倒是冇什麼壓力,但蕭凝夢不行。

萬一失敗,導致巫毒反噬,蕭凝夢定然爆體而亡!

“你剛剛煉製丹藥消耗不小,現在頂不頂得住?”李傾城有些擔憂。

彆人不知道,但她卻很清楚,為了加快丹藥的煉製,陸塵體內的玄清真氣已經消耗大半。

現在又要耗費精力,以身引毒,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無妨,我自有分寸,你替我盯著點就行。”陸塵麵色平靜的道。

“好。”李傾城認真點頭。

誰要是敢在陸塵治病救人時打擾,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蕭小姐,先把你姐姐扶起來。”

陸塵衝著蕭薔使了個眼色,後者很快會意,立刻將昏迷不醒的蕭凝夢扶著坐了起來。

陸塵深吸一口氣,跟著抬手一會,一排銀針瞬間從衣袖中彈射而出。

“咻、咻、咻......”

五根銀針精準命中蕭凝夢的左腿,且一字排開。

然後,陸塵又是抬手一揮,又有五根銀針射出,命中蕭凝夢的右腿。

跟著,就是左臂,右臂,以及胸口。

陸塵每一次揮手,都會甩出五根銀針。

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蕭凝夢的身上已經紮滿了銀針。

因為蕭凝夢體內的巫毒已經完全擴撒,陸塵需要通過銀針封穴,將巫毒逼到一個有限的位置,再將其吸納出來。

當銀針紮完,陸塵盤膝坐於蕭凝夢身後,然後雙掌緩緩按在其背部。

“嗡~!”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轟鳴聲,蕭凝夢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一絲又一絲的黑色霧氣,從其體表緩緩溢位。

陸塵雙目緊閉,呼吸平緩。

他正用自己的玄清真氣,一點點吸納著蕭凝夢體內的巫毒。

陸塵所展現的生命力,要比蕭凝夢旺盛許多,如今卸下防備,請君入甕,對於巫毒而言,就是一頓極其美味的大餐。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陸塵引毒的過程十分緩慢,主要以氣血作為誘惑,徐徐圖之,不能操之過急。

時間,一點點在流逝。

蕭凝夢體表溢位的黑色霧氣越來越多,越來越濃鬱。

其臉色變得蒼白如紙,整個人滿頭大汗,原本木訥的表情,逐漸轉變為痛苦。

之前蕭凝夢是失去了知覺,現在,則有了一絲反應。

相較於蕭凝夢而言,陸塵的狀態也不樂觀。

其微微皺著眉頭,點點汗珠順著臉頰流淌而下,滴落在衣服上,打濕一片。

陸塵一方麵要引毒,一方麵又要用真氣護住蕭凝夢的心脈。

一心二用之下,不管是精力,體力,亦或是真氣,都有些跟不上了。

但現在,他隻能咬牙切齒。

“王神醫,這小子到底行不行?看著還挺玄乎的。”

圍觀的李策,小聲詢問王自在。

之前他確實懷疑陸塵的醫術,但看到蕭凝夢體表冒出的黑色毒氣,他又有點吃不準了。

對方運功療傷的模樣,還真像那麼回事。

“情況不容樂觀呐。”

王自在搖了搖頭,小聲感歎道:“蕭小姐大限已到,之前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哪怕是老朽全力施救,都無濟於事,何況是眼前這個無名小輩?”

“難道說,這小子在裝神弄鬼?”李策摸了摸下巴,一臉狐疑。

“像這種江湖騙子老朽見多了,他們慣用的伎倆,就是能忽悠就忽悠,實在忽悠不了,就說一句儘力了,從而騙點辛苦費,彆看他現在演得有模有樣,一會就現出原形了。”王自在的語氣帶著幾分鄙夷。

連他都治不好的病,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憑什麼能治?

說白了,對方不過就是想騙點錢罷了。

當然,經過這麼一折騰,於他而言倒是個不錯的結果。

一旦蕭凝夢身死,他可以將責任全部推到陸塵身上,從而消除自己的殺身之禍。

這麼一想,好像還不錯。色一僵,愣是不知道該怎麼迴應。“怎麼?難道你兒子不在這裡?”貝利有些奇怪。根據他收到的訊息,草間彌生應該是跟著草間太郎一起來了龍虎山。“彌生在這裡,隻是前不久出了點意外。”草間太郎有些支吾。“意外?怎麼了?”貝利追問。“彌生前不久在鎮中心擺擂台,挑釁龍國武者,因為鋒芒太盛,所以被算計了,現在受了點傷。”草間太郎委婉的解釋道。“這小子還挺勇的,就是冇用對方式,還得再磨練磨練。”貝利爽朗的笑了笑。“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