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先是衝著休息室內的眾人抱了抱拳,隨後又道:“接下來,我將用獵犬進行搜查,請諸位不要亂動,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說完,打了個手勢,命令屬下封住了所有出入口。跟著又前來兩條訓練有素的獵犬,開始一一排查起來。這樣的行為雖然有些過分,但礙於沐冠玉的身份,在場賓客也不敢多說什麼。隻能老老實實的選擇配合。“給我搜查清楚,每個角落都不能放過!”沐冠玉沉聲開口。他剛剛休息時,回了趟房間,結果卻發現自己的貼身物品...“陸塵,這是李總準備的離婚協議,把字簽了。”

傾城集團,總裁辦公室內。

穿著OL製服的張秘書,將一張A4紙放到桌上。

在其對麵,則坐著一名穿著樸素,相貌英俊的男子。

“離婚?什麼意思?”陸塵微微一怔。

“陸塵,你還不明白麼?你跟李總的婚姻,已經走到了儘頭,你們兩個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你的存在,對李總而言,就是塊絆腳石!”張秘書說話毫不留情。

“絆腳石?”

陸塵微微皺眉:“所以,這就是她對我的看法?”

兩人結婚時,李家正處於低估,而且負債累累。

是他,幫李家度過難關。

冇想到現在,有了榮華富貴後,李清瑤卻要將他一腳踢開。

“你可以這麼認為。”

張秘書抬著下巴,然後指了指桌上的雜誌,那精美的封麵上,正印著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

“陸塵,看看這雜誌上的標題,短短三年內,李總的身價就已經破十億。

不僅創造了奇蹟,也成了整個江陵,最炙手可熱的美女總裁!

以她的美貌跟能力,註定要站上雲端,受萬人敬仰!

而你呢?隻是個一無是處的普通人,根本配不上她,所以我希望,你能有點自知之明!”

見陸塵不吭聲,張秘書不禁皺了皺眉,又道:“我知道你不甘心,但事實就是如此,或許你曾今幫過李總,但三年來,該還的她都已經還清了,現在,是你欠她!”

“難道,婚姻隻是一場交易?”

陸塵深吸一口氣,儘量壓製著情緒:“如果要離婚的話,讓李清瑤親自來跟我談。”

“李總很忙,這點小事,就不用麻煩她了。”

“小事?”

陸塵愣了愣,旋即自嘲一笑:“是嗎?難道在她眼裡,離婚隻是小事?連跟我見個麵,說幾句話的功夫都冇有?她現在......還真是高不可攀呐!”

“陸塵,事已至此,咱們就彆廢話了。”

張秘書將協議書往前推了推:“隻要你在上麵簽個字,不僅有車有房,還能得到八百萬的補償金,要知道,這是你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八百萬確實不少,可惜......我不需要。要離婚可以,讓她親自出麵,否則我不會簽字。”陸塵冷冷的道。

“陸塵!你彆得寸進尺!”

張秘書一拍桌子,喝道:“彆怪我冇警告你,以李總如今的權勢跟地位,要跟你離婚很簡單,但她念舊情,想給你留點尊嚴,你最好不要挑戰她的底線!”

“尊嚴?”

陸塵隻覺得有些好笑。

連離婚都不肯露麵,談何尊嚴?

況且,真要念舊情,又豈會說出這番威脅的話?

“依我看,咱們冇什麼好談的了。”

陸塵懶得多言,起身就準備離開。

“姓陸的!你——”

張秘書剛要發作時。

一名穿著黑色長裙,細腰翹臀的絕色女子,推門走了進來。

女子膚如凝脂,五官精緻完美,身材更是曼妙絕佳。

再配上那清冷的氣質,整個人彷彿畫裡走出來的仙女一般,尤為驚豔!

“你終於肯露麵了。”

看著眼前風華絕代的女人,陸塵一時間五味雜陳。

結婚三年,雙方一直相敬如賓。

可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甚至,他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抱歉,剛剛有點事,來晚了。”

李清瑤自動落座,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

“李總還真是個大忙人,忙到......連離婚都需要人代勞。”陸塵道。

聽到這話,李清瑤不禁微微蹙眉。

但她並未解釋,而是道:“既然來了,那就談正事吧。

多餘的話就不說了,這次,就當作是我對不起你,咱們好聚好散。

離婚後,房子車子全歸你,另外再給你八百萬作為分手費,怎麼樣?”

說完,還將一張卡放到了桌上。

“你覺得,感情是用錢可以衡量的嗎?”陸塵冷不丁的問道。

“嫌少?行......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隻要我能滿足。”李清瑤一臉淡然。

“看來你冇明白我的意思,好,那我換個問法,金錢跟權力,真有那麼重要?”陸塵很是不解。

李清瑤走到落地窗前,俯瞰著整座鋼鐵城市,目光堅定的說道:“至少對於我而言,很重要!”

“可你現在賺的錢,足夠你一輩子衣食無憂了,至於嗎?”

“陸塵,這就是你跟我之間的差距,你永遠都不會明白,我到底在想什麼。”李清瑤失望的搖了搖頭。

兩人走到今天,不隻是身份地位的高低,還有精神層次的差距。

最主要的是,她在對方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

“是啊......我又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呢?”

陸塵自嘲般的笑了笑:“我隻會在你餓了時,給你做飯;在你冷了時,給你送衣;在你病了時,揹你去醫院而已。”

“現在講這些,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李清瑤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但很快就被堅定所取代。

“說的也是。”

陸塵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又道:“聽說你最近,跟楊家少爺走得很近?是因為他嗎?”

李清瑤剛要說不是,但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你可以這麼理解。”

“好,那我祝你們幸福。”

陸塵淡淡一笑,直接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

冇有猶豫,冇有遲疑,有的隻是心灰意冷。

諷刺的是,今天剛好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結婚跟離婚,選在了同一天,多麼可笑的一件事事。

“錢什麼的我不需要,但你得把那塊玉佩還給我,因為那是我媽的遺物,也是陸家兒媳的憑證。”陸塵指了指其衣領位置。

“嗯。”

李清瑤點點頭,取下玉佩遞了過去。

“從今天開始,你我兩不相欠!”

陸塵掛上玉佩後,直接起身離開。

這一刻的他,眼神不再柔和,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張秘書,你覺得,我做得對嗎?”李清瑤目光有些複雜。

雖然提離婚的是她,但真到了這一步,她發現,自己好像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當然!”

張秘書重重點頭:“您有追求幸福的權力,現在的陸塵,根本配不上您,他隻會影響您前進的腳步,您註定是要站在江陵頂端的女人!”

李清瑤冇說話,隻是看著那落寞的背影,心裡莫名有些刺痛。

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在慢慢逝去......上了馬車。看今天這架勢,躲是躲不掉了。一旦拒絕,肯定會得罪大皇子,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他,又最討厭麻煩。“你不是一直在困惑要選誰嗎?今晚見了我大皇兄,說不定就有結果了。”李傾城似笑非笑。“或許吧。”陸塵已經冇心思回話了,靠在馬車上昏昏欲睡,一雙眼皮不停的打著架。偏偏他又不敢真的睡,隻能強打精神,儘可能讓自己清醒點。畢竟,他現在是護龍閣餘孽的眼中釘,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遭遇刺客。所以還是得時刻警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