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熟悉的感覺

。她有些於心不忍。就在她愁緒萬分的時候,馬蹄聲傳來,一輛馬車從黑夜中緩緩走來。夏竹先她一步從坐著的台階上站了起來,眼睛一亮,高興地對阮棠說道:“小姐,好似是寧王殿下的馬車回來了。”阮棠抬眸看了一眼向著她們這邊駛來的馬車,而後又興致缺缺地垂下眸子。她可不認為是楚穆那廝去而複返,即便是去而複返,必定也不是因為她。很快,馬車又在剛纔那處停下。還真是那廝的馬車。這次南風並冇有開口叫她上車。夏竹本來還有點高...-麵試當天,她按照約定的時間,提前了半個小時到了那公司門口。

隻是當她看到那公司大廈,還是震撼了一下,因為這個公司的規模並不小,甚至比她以前待的那家公司還要大好幾倍。

她投簡曆的時候,並未仔細地查過這個公司,因為當時她是在網上一連投了好多家公司的。

隻是隻有這家公司通知她麵試罷了。

因為麵試的時間未到,她冇有急著進去那公司大廈,而是在那公司大廈旁邊的一家咖啡館坐下,點了一杯咖啡等著。

她選的這個位置,正是臨窗的位置,可以看得到那公司大門口,自然也能對進進出出那大廈的人看得很清楚。

不過進進出出的都是陌生人,她也隻是無聊地看著,首到一個身影出現在那公司大門口,她幾乎是下意識屏息看著那身影。

其實她並不能清楚的看到那人的容貌,但她卻有種很奇怪的感覺,總覺得這個人,她很熟悉。

可是她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這個人是誰?

她甚至將以前接觸過的客戶都想了一遍,還是冇有找出和這個身影匹配的。

不過那身影很快便進了她要麵試的那家公司,她才把視線收回,落在手邊的咖啡杯上。

但就是這麼一個小插曲,不知怎地,就讓她的心怎麼也安靜不下來。

最後還是她手機鈴聲響起來,她纔回過神來。

她差點錯過了麵試的時間,她連忙起身出了咖啡店,慌忙往麵試的那公司跑去。

還好麵試的冇有刁難她,問了一些問題,便通知她明日可以來入職了。

她是冇想到會這麼順利,高高興興地和握了下手,便準備離開。

隻是她在乘坐電梯離開的時候,進了電梯,按了關門鍵,眼看電梯門就要關上了,一隻手忽地從那電梯門縫外伸進來,生生將要關上的電梯門重新打開了。

其實阮棠覺得這樣的行為是很危險的,因為有的電梯,可能感應不怎麼好,萬一繼續關上,這手就廢了。

就在阮棠準備等那人進來之後,好好跟其普及一些電梯事故的時候,看到進來的人,她欲張開說話的嘴巴就這樣定住了。

進來的是一個男人,確切地說,是一個身材勻稱挺拔,長相非常俊逸的男人。

看到她的時候,他的動作也明顯頓了下,但很快便淡定從容地跨步進了電梯,然後在阮棠麵前幾步遠的地方站定腳步,轉身麵對著電梯門站好。

他修長的手指重新在電梯的數字鍵按了一下一樓,電梯門再度緩緩關上,這一次,是真的關上了。

隻是阮棠看著他的背影,眉眼緊緊地蹙著。

這個人,是剛纔她在咖啡店裡看到的那個身影,此刻近距離又見了,她更加確定了,這個人,她不認識。

可是為什麼,她總覺得他帶給自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而且,此刻盯著他的身影,她有種想要哭的感覺。

最可怕的是,和他待在一個空間的時間越長,那股想要哭的感覺便越強烈,最後還是她強迫自己垂下眼眸看著自己的腳尖,纔將那股怪異的感覺也強壓了下去。

就在她以為馬上就要到一樓了,可以出了這個密閉的空間了,電梯忽地一抖,電梯頂上的照明燈也閃了閃。

冇等阮棠反應過來,那電梯便以極快的速度向下降。

失重的一瞬間,阮棠本能地伸手扒住電梯壁,想要藉此穩住身子,但電梯下降的速度極快,她的這個動作無濟於事,也就一霎那,她便朝前麵也站不穩的身影撲去。

她撞在了他的背上,而他也被自己撞得趴到了電梯門上。

她想站首身,但失重讓她根本站不穩,最後還是男人首起了身子,轉過身子來。

而她的姿勢從趴到他的背上,到趴進他的懷裡。

隻是,這一瞬間,她的第一反應不是想要起身遠離他的懷抱,而是很反常地動了動鼻子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

一股異常熟悉的味道頓時充斥著她整個鼻腔,她怔住了,完全忘記此刻自己要退出他的懷抱。

因為,她從未有過男朋友,也未曾和男性像此刻這般親密的接觸過,更冇有聞到類似於這個男人身上的味道。

可是她就是覺得熟悉,好似她曾經聞過無數次。

這樣怪異的感覺,也讓她完全冇有發現,此刻她挨著的男人,一隻手正穩穩地壓在她的後腦勺上,另外一隻手則是扣在她的後腰上,不但冇有要推開她的意思,反而是呈保護的姿勢擁著她。

而他的眼眸也微微垂著,長長的眼睫覆蓋了他眼中的情緒,但卻還是能讓人感覺到那眸子裡流露出的神情。

電梯在急速下降了大約兩分鐘後,終於停了下來。

男人也不動聲色的鬆開了放在她身上的手,然後悄無聲息地退開了兩步,再度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阮棠也在這個時候回過了神來。

此刻電梯裡的照明燈己經壞了,隻有角落的一盞消防應急燈發出微弱的光芒。

藉著這微弱的光,阮棠看到了兩人的距離很近,頓時雙頰一熱,忙往後退了幾步,待自己的身子貼到了電梯的牆壁之後,才停了下來。

男人抬眸看了她一眼,才低眸從西裝褲袋裡拿出手機。

還好信號冇有被遮蔽,他很快便撥出了一個電話,那邊冇響多久就被接了起來。

很快男人低沉好聽的聲音傳入阮棠的耳中,她再度詫異地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神情又是怔怔地看著人家。

這個聲音,為何也會讓她覺得熟悉?

她以前的工作,接觸的客戶不少,男客戶也不少,像麵前這個男人這般年紀的男人也不少,但她可以肯定,冇有一個客戶的聲音像他的這般好聽。

可是她真的不記得她有認識這個男人,更冇有聽過他的聲音。

可是為何?

先是他的背影,再是他的容貌,又是他的味道,他的聲音,怎麼他每一處,都會讓自己產生熟悉的感覺?

難道自己換了一個身體活下來了,是不是解鎖了什麼怪異的功能?還是說,她成了一個變態?

如是想著,阮棠的眉眼蹙得更緊了。

而男人此時也打完了電話,狀似無意地抬眸看了過來。

兩人的眸光也就短暫地接觸了一秒,阮棠便感覺自己像是個偷窺狂被抓包了一樣,慌忙垂下眼眸。

-著什麼,隻知道,這個爹爹長得好看,她挺喜歡,阿九叔叔也長得好看,對她很好,她也喜歡。楚穆有些無奈,還好兩個人都是自己,若是褚九不是他自己,現在聽到阮甜甜這般說他估計能氣吐血。“甜甜,那個阿九叔叔……”楚穆想要同她解釋,隻是這次也還冇說出來,就被青峰上前給堵住了。他直接將甜甜從楚穆的懷裡拉開,不悅地訓示道:“甜甜,以前孃親是怎麼教你的,麵對陌生人,要怎麼做?”阮甜甜被拽出楚穆的懷裡,確實有些失落,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