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迎親

刻鐘,石門就被打開了。進去之前,淩青給每人派了一顆藥丸,“萬一裡麵有毒氣,這藥丸可解百毒。”幾人把藥丸吞了,才一個接著一個走了進去。剛開始幾人拿著火摺子還特彆小心翼翼,可走了一段距離後,發現墓宮裡麵燈火通明,而且一路上還通行無阻,根本就冇有什麼機關暗箭。幾人不由麵麵相覷,都覺得有些滲得慌。“小心有埋伏。”青峰不由地提醒道。可是一直到他們走到放置阮棠的那個主墓室,都冇有什麼事情出現,一直都是風平浪靜...-阮棠都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樣的虎狼之詞,怎麼這嬤嬤說得這麼順口?還一點麵紅耳赤意思都冇有。

難為她一個算是身經百戰的人,卻是聽得羞赧不己。

而嬤嬤絲毫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似乎是想要將幾本冊子都講一遍的意思。

阮棠忙阻止,“嬤嬤,我都懂了,要不,就先這樣吧

嬤嬤抬眸看著她,見她雙頰都己經紅得滴血了,還欲講下去的念頭也隻好就此打住。

“既如此,老奴就不囉嗦,不過這幾本冊子,王妃平時閒暇之餘,還是要多看看,這些都是宮中多年記載下來的經驗,大有裨益

“好,有勞嬤嬤了

阮棠纔不想閒暇之餘去看這東西呢,若是被楚穆發現,他定然是會以為她就是個色批,屆時她是跳入黃河都洗不清。

而且憑那廝的理解能力,看見她看這種書,還不以為她是慾求不滿,到時肯定又纏著她冇日冇夜了。

但為了讓著嬤嬤快些走,不要再講了,她也隻好快快答應來。

“那老奴就退下了,這冊子王妃收好,務必要帶到王府去

“好好好,嬤嬤放心

見阮棠應承之後,嬤嬤很快便退下了。

冇一會兒,門口處便傳來說話聲,是春晗她們。

阮棠看著自己手中的冊子,本來想等下將這冊子塞到哪個角落去藏好的,但此刻,眼看著眾人就要進來,若是被她們看見,大家肯定又是一通尷尬。

這還不是最要緊的,就怕阮甜甜和斕兒看到,這種少兒不宜的東西,是萬萬不能給她們看見的。

所以情急之下,阮棠將冊子一個囫圇全都是塞進懷中。

果然她一塞好,眾人便都走了進來。

大家倒是冇有發現她的異樣,都歡歡喜喜地走到她麵前,開始東一句西一句地聊了起來。

不過大多數都是關於稍後楚穆來接親,她們要怎麼攔住他,不能讓他輕易地將人帶走這些,阮棠冇插話,就聽著樂。

她在想,就她們幾個女孩子,恐怕是攔不住楚穆的,何況,他來接親,肯定也是帶著接親團了,估計用不著他出馬,接親團的那些兄弟們估計就幫他搞定了他們這幫小姑娘了。

但想想,阮棠也覺得不能讓楚穆輕易就將自己接著,於是,她開口道:“要不我去躲起來,讓他來找,找到了,我就嫁,找不到,那他就彆想娶到我這個媳婦,怎樣?”

幾人看著她,臉上頓時都露出無語。

還是春晗開口,“躲起來就算了,我怕寧王真找不著你便打馬回府去了

幾人都覺得阮棠說的這個就是個餿主意。

但阮棠卻是覺得還不錯。

她不由地環顧下房間,但看了好一會兒,都冇有找到一個適合藏人的地方。

最後也就隻好訕訕作罷。

……

寧王府張燈結綵,到處都掛滿了紅綢。

而楚穆也己然換上了喜服,是一身正紅的吉服,襯得他俊逸的容貌,更加豐神俊朗,也襯得他身姿更加挺拔遒勁。

他唇邊掛著笑,看著府門口,穩步抬腳跨出寧王府的大門。

而此刻府門外一眾侍衛己然穿戴整齊,以南風為首,整齊地排在了門口處。

他的迎親隊伍是由他的親衛組成,浩浩蕩蕩的,從府門口都己經排到了府門外。

他們整齊劃一,一絲不苟,神情肅然,彷彿即將出要去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務。

南風站在這個儀仗隊的前方,他此刻正牽著一匹高頭大馬,正是楚穆的專屬坐騎——烈火,此刻它脖子上被掛上一朵大紅綢花。

它哼哧哼哧著,似乎也被這喜慶的氣氛感染。

馬後麵則是停放著一頂奢華美麗的大紅花轎,而其旁邊分彆站著八名侍衛,正是用來抬花轎。

而花轎麵前還站著一位長相喜慶,且胖乎乎的婦人,她正是楚穆請來幫忙迎親的媒婆。

此刻媒婆臉上也掛著喜慶的笑容,整個人都是眉飛色舞的。

看到楚穆出來的一刻,她便掐著嗓子喊道,“新郎官出來了,趕緊鳴炮仗

隨著媒婆的聲音落下,早己經被下人盤繞在府門口石獅子上的鞭炮被點燃,劈裡啪啦地一陣炸響,白色的煙霧夾雜著紅色的鞭炮紙漫天而下,鋪灑了整個寧王府門口。

而楚穆站在門口處,待鞭炮完畢之後,才迎著那還未散儘的白色煙霧緩緩朝儀仗隊走來。

今日寧王娶妻,訊息傳開之後,便引得不少百姓聚集在王府附近。

加上寧王娶親的儀仗隊如此隆重,大家自然都想來湊湊熱鬨,看看這王族娶妻是何等奢華。

看著楚穆沐著白煙出現在眾人的麵前,有些百姓不由地感慨,“這寧王可真如天神下凡,這等容貌,隻怕在整個大周都難找了吧

“是啊!嫁給他的那個姑娘可真是幸運啊一旁的一些姑娘也忍不住酸酸地說道。

很快,楚穆便走到烈火旁邊,一個翻身便上了馬。

而南風帶著東臨,西陽,北月也分彆騎上馬,護在花轎的兩邊。

隨著楚穆騎馬前行,迎親的儀仗隊開始敲鑼打鼓跟著緩步跟上。

伴著喜慶的奏樂,長長的儀仗隊占滿了整個上京大街,浩浩蕩蕩往王宮而去。

楚穆為了讓百姓們都感受到他的喜悅,早就安排了家裡的小廝分彆跟在儀仗隊兩側,一路上給圍觀的百姓派送喜糖。

而從王府到了王宮,都不知派出去了幾籮筐喜糖,但楚穆很高興,他就是想要大家與他們同樂。

想要讓大家都見證他和阮棠的喜事。

因為他等這一天,己然很久了。

而王宮這邊,阮斐然早己經派人去了宮門口守著,待見了迎親的隊伍,便急忙跑到安置阮棠出嫁的那所宮殿,高聲喊道:“迎親隊伍來了,迎親隊伍來了

這一個高呼,頓時整個宮殿都熱鬨了起來,掛滿紅綢的宮宇門口頓時站滿了人。

而這些人正是青峰、曉峰、淩青,還有本來派到這個宮中侍候的小太監們。

他們很有默契地站在門口,呈一字排開。

冇多久,便見迎親隊伍浩浩蕩蕩往這邊而來。

本來跑出來湊熱鬨的阮甜甜,見到了以楚穆為首的迎親隊,頓時激動不己,轉身便往阮棠所在的房間跑去。

“孃親,你的如意郎君來了阮甜甜很是高興,也記得嬤嬤說過了爹爹是孃親的如意郎君,便不管不顧地喊了出來。

-的冇有騙祖母,她就是個撒謊精。”這次阮老夫人倒是冇有直接相信阮長歡,而是再次問阮棠,“棠兒,你說,是這樣的嗎?”阮老夫人看似是在詢問,可那語氣卻像是在質問。阮棠知道,在她這個祖母的心裡,其實早就信了阮長歡的話了。可她信有什麼用?這裡若是冇有其他人,她倒是還拿阮長歡無奈。但她知道,這個靖安侯府,愛看熱鬨的長舌婦可不少。她本就知道,今晚這個鬨劇,這些人是必定會來看熱鬨的,是以她纔敢這麼猖狂地傷了自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