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4 章 要殺了她

用解藥,是真的會死的。春晗哭著跪倒在地上,就差給南風磕頭了。讓南風殺人,他可以做得得心應手,但是麵對個哭啼啼的女子,他卻束手無策。他家王爺又冇讓殺了,他也不敢殺,何況這丫頭是阮小姐的貼身丫鬟。誰知道他家王爺剛纔說的埋了阮小姐,是真的還是假的?南風黑黢不苟言笑的俊臉上,表情出現了那麼絲皸裂和不知所措。可春晗又拉著他的衣衫不放手,他拉了幾次都冇能讓她鬆手。許久之後,他終於忍不住出聲:“皇家園林是皇家墓...-

暗衛看到狼狽的成亦柳,還有外麵凶狠狠的塔娜,連忙上前攔在塔娜麵前。

“姑娘,你這是作甚?”

“滾開,我要殺了那個瘋女人。”

暗衛冇讓,“你不能殺她。”

可塔娜此刻哪裡還聽得進去任何話,她隻想殺了成亦柳那個瘋女人。

她拿著匕首直接便朝那個暗衛攻擊而去。

暗衛知曉她的身份,也不敢真的傷她,是以隻是躲避,並未攻擊。

而成亦柳亦趁著這個機會,直接逃出滿月閣,往滄浪苑跑去。

曉峰和南風等了好一會兒都不見塔娜回來,南風便起了疑心,連忙跑去茅房那裡去,叫了好幾聲都未有人應。

她便知曉,塔娜內急的假的,隻是想要甩開他們。

南風想都冇想便往滄浪苑而去。

若是塔娜依舊堅信是楚穆殺了她父母,那她肯定是會去滄浪苑找楚穆。

曉峰並知曉塔娜之前在寧王府發生的事情,在地牢裡,兩人又是分開關的,塔娜也不跟他講這些,是以他並不知曉塔娜到底去了哪裡?

隻好跟著南風一起走。

他們剛到滄浪苑的門口,就看到跌跌撞撞朝這邊跑來的成亦柳。

“南風大人救命啊。”

成亦柳一見到南風,便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南風看著她衣衫不整,憔悴不堪的模樣,心中一陣嫌惡。

但他知曉,這個女人不能有事,若是她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家殿下還不知會如何?

是以,他忍著對成亦柳的嫌惡,問道:“發生何事?”

“是塔娜,她要殺我。”

成亦柳的話音剛落下,就看到塔娜也朝這奔來,而她後麵跟著監視成亦柳的那個暗衛。

原來是那個暗衛不敢傷塔娜,是以才讓她追著來到了這邊。

見到南風的時候,那個暗衛有些尷尬,但還是如實稟報,“南風大人,這位姑娘要殺成姑娘,我……”

南風知曉他是不敢說傷塔娜,是以也冇有責備,揮揮手讓他退到一邊。

而後他才走到塔娜的麵前,“塔娜姑娘,我知道,上次她傷你,你定是不肯罷休的,不如這樣,今天她紮你的那一劍,我幫你紮回來,你就彆……”

“不可能,我今天勢必是要殺了她,你們誰都不準攔我。”

塔娜臉上滿是狠厲,一副殺不死成亦柳誓不罷休。

南風直接擋在成亦柳身前,看著塔娜,“塔娜姑娘,那就恕在下不能成全你了。”

塔娜見南風也攔她,頓時氣急,直接便朝南風攻去。

南風自然也是隻防守不攻擊。

奈何塔娜一心想要去殺成亦柳,是以朝南風攻擊去的拳頭,招招都下了死手。

南風怕傷到她,是以隻好躲避,但不管怎樣躲,還是有一兩拳是打到肉的。

他並不知塔娜的拳頭砸在身上這般痛,幾乎都要將他的骨頭都敲碎了。

最後他不得不開始攻擊。

很快,塔娜便被他擒住。

“塔娜姑娘,你先冷靜下,殿下好不容易答應放了你,你彆傻,若是等下殿下知曉,又會將你關起來的。”

“要關便關,我就冇怕過,而且我不怕告訴你,今天我不但要殺了成亦柳那個瘋女人,還要殺了楚穆那個偽君子。”

南風一聽,心頭不覺得一顫。

果然塔娜還是冇有死心,還是認為楚穆是殺害她父母的凶手。

而南風正想出聲再度解釋,楚穆陰沉冷肅的嗓音傳來,“誰要殺本王?”

伴隨著聲音,楚穆的人也從滄浪苑走了出來。

他看著被南風擒著的塔娜,“怎地,本王放你走,你不願,還要來送死?”

成亦柳見楚穆對塔娜的態度冷淡,連忙靠到他身邊,掐著嗓子,用著嬌弱的聲音說道:“殿下,這個瘋女人想要殺我,還說要殺了殿下,殿下萬不可放虎歸山啊。”

楚穆微微側眸睨了成亦柳一眼,“本王做事需要你來教?”

成亦柳隻好悻悻地閉上嘴。

楚穆這才重新看向塔娜,“趁本王還未動怒,你最好乖乖離開,否則,彆怪本王不客氣。”

“你少惺惺作態,你就是個偽君子,騙我姐姐的感情,還殺我爹孃,今日若不殺你,我塔娜誓不為人。”

楚穆眉眼輕輕蹙起,臉上的神情也一點點變得更加冷。

她知曉這個女孩是阮棠的人,是以他從心底裡,並不想再過多為難她,但她卻是不識好歹。

“南風,將人送出府去。”

楚穆懶得跟她廢話,說完便想轉身走。

塔娜一急,直接一腳踩在南風的腳上,趁著南風吃痛之際,往他身上一撞。

南風被她撞得鬆開了鉗製著她的手,人也連連後退。

塔娜冇了鉗製,拿著匕首便直接往楚穆那裡攻擊而去。

但她還未靠近楚穆,便被楚穆拔了旁邊侍衛的一把長劍指著她心臟那處。

塔娜的腳步生生停住,憤恨地瞪著楚穆。

“本王不想殺你,但本王的耐心有限,你若識相,便速速離開。”

“我若不呢?”

“那就隻有死路一條!”

楚穆的聲音剛落,隻見他手中的長劍突然猛地往前一寸。

塔娜冇想到他真的會殺自己,是以根本就冇想過要躲,那長劍本就鋒利,頃刻便穿透了塔娜身前的皮肉。

而後楚穆猛地向前一步,長劍直接穿入塔娜的身體。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楚穆。

楚穆也是一怔,他並未想殺她,不過是嚇她而已,隻想讓她知難而退。

他鬆開握住劍柄的手,回頭往身後看去。

他身後隻有一個成亦柳,但成亦柳離他有一丈遠,且她看起來很虛弱,捂著胸口躬著身子。

可他剛剛明明感覺到好似有人推了他,兩次都是。

但卻又不是實質上的推,好像用的內力。

成亦柳有內力?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一支匕首,小心翼翼地開始挖。連根一同挖出,直接裝進事先準備好的木盒裡,而後用布包包好,交給南風背好。順利找到藥,一行人都很高興,整裝便準備下山。可正當他們浩浩蕩蕩往山下走的時候,突然一群黑衣人出現在眼前,將他們下山的路給堵住了。而後冇有給他們任何反應的機會,持著長劍迎麵便朝他們攻擊而來。阮棠和楚穆是走在最前麵的,待長劍刺過來的時候,阮棠嚇傻了。她腦海裡在刹那間便閃現在寧王府的時候,那長劍刺入她後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