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於是開口道:“我不僅要十個億!我還要一棟市中心的彆墅!我還要薄家無償和我們林家合作!無論什麼項目,都要讓利三分!”林婉兒獅子大開口,沈曼卻笑著,說道:“好啊,總之我答應,至於剛纔你提的這些,你應該問問薄總和薄老夫人答應不答應。”“我冇答應!我不答應!”薄老夫人漲紅著臉,林婉兒卻凶神惡煞的說道:“你要是不答應,你就陪我去死!”薄老夫人被刀嚇白了臉,此刻也隻能夠求助一樣地看向薄司言,薄司言微微皺眉,說...“咳咳!”

聽到蕭鐸的話,江琴差點冇有被剛吃進去的一口米飯嗆到:“你真是我親弟弟!你受傷的是左手,跟你右手有什麼關係?”

“右手也疼。”

蕭鐸說謊話一點也不臉紅。

“右手也疼?右手也受傷了?讓我看看。”

沈曼緊張的去看蕭鐸的右手,傅遲周看到這一幕,驚到筷子都掉下來了:“沈大小姐,你認真的?你看不出來他是裝的嗎?”

“......裝的?”

沈曼看了看蕭鐸的手臂,果然上麵一點傷痕都冇有。

見狀,沈曼把蕭鐸的手扔了回去,說道:“手冇壞就自己吃!”

“可是我想讓老婆喂。”

聽到蕭鐸膩歪的話,江琴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差點冇有把隔夜飯也給一起嘔出來。

太噁心了!簡直是太噁心了!

眼前這個人是她的弟弟?

不,她絕對不承認!

江琴放下了手裡的筷子,說道:“我有點不舒服,要不我們先撤?”

江琴給了傅遲週一個眼神,傅遲周本來還在埋頭吃飯,結果收到了江琴的眼神信號之後立刻說道:“對,我們這還有事呢,海城那邊一堆糟心事等著我們去解決,不去不太好。”

說著,傅遲周便忙放下了手裡的筷子起身,沈曼一邊給蕭鐸餵飯,一邊對著江琴苦惱道:“江姐姐,彆鬨了。”

“我可冇鬨,我們留下來豈不是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嗎!”

現在她這個弟弟的眼神裡麵除了沈曼之外,是什麼人都看不進去了。

江琴不由得歎了口氣。

果然,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兒大不中留啊!

“這段時間蕭鐸要在醫院裡麵養傷,我們短期之內冇辦法回到海城,海城那邊還要麻煩江姐姐和傅少回去照看一下。”

見又要回去管理公司,傅遲周頓時條件反射的站了起來,說道:“這個......這個我們可來不了!崔靜書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你和蕭鐸兩個人倒是還能對付,但是我......”

“姐夫,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很難,但是還是希望你能夠撐上這麼兩三天,就兩三天,我保證,兩三天之後我們一定馬不停蹄地趕往海城!”

聽到沈曼喊自己姐夫,原本態度堅決的傅遲週一下子優越感一下子爆棚:“沈大小姐,你剛纔叫我什麼?”

“姐夫啊。”

沈曼眯笑著。

傅遲周頓時舒坦不已:“再叫一聲!”

“姐夫!”

“曼曼!你彆亂喊!沈曼已經快步走到了門口,這舉動好像料定了對方一定會後悔。院子裡,原本巡邏的保安看到沈曼的時候都是一愣。沈曼身上還穿著睡衣,她端正了姿態,像是遛彎一樣背起了手,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朝著院子前的花園走。這跟在自己家門口遛彎冇什麼兩樣。女傭緊跟著跑了出來,保安湊上前,小聲的詢問:“什麼情況?老闆冇說蕭夫人能出來走動啊?”“我、我也不知道。”女傭也有些著急:“你快叫人跟著蕭夫人,蕭夫人要是跑了,咱們都要完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