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爺還堅決不肯來什麼A大。傍晚,沈曼前腳剛進了薄家的大門,隻見客廳的燈亮著。薄老夫人一臉嚴肅的坐在沙發上,身側還有正在看報紙的薄司言。沈曼笑著:“老夫人,您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我好讓劉媽準備準備。”“如果我還不過來,真不知道這個家要變成什麼樣!”沈曼掃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薄司言。薄司言的表情也很冷淡。“你去A大考試,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和我說一聲?”“老夫人,去考試是我自己的意思...“心臟起搏器!快!加大電壓!”

“醫生!病人已經出現大出血狀況,血庫的a型血剛纔被人緊急調走了!”

實習護士滿手都是血,連說話都在顫抖。

手術室裡瀰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她從來都冇有見過這麼多的血。

此刻,一個念頭在她的腦海當中一閃而過。

誰會一下子調走一個血庫的a型血?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臉色蒼白,嘴脣乾澀,她的一雙眼睛已經開始渙散:“薄司言......”

“什麼?”

“薄司言......”

這一次實習護士聽見了,這個氣若遊絲的女人喊的人是薄司言。

海城最有權勢的商業總裁,薄司言!

醫生瀕臨崩潰,他撥錯了三次號碼,才勉強撥對了電話,他連忙對著電話那邊的人說:“薄總,夫人已經大出血了,可是血庫的血已經被調走了,求求您!再來看夫人最後一眼!”

電話那邊的男人語氣中噙著殘忍的味道,無處不充斥著冷漠:“還冇死?等她死透了再給我來電話。”

‘嘟嘟——’

電話被無情掛斷。

猛地,病床上女人的眼中失去了所有的光亮。

薄司言......你就這麼厭惡我嗎?

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候,你也不願意再來看我一眼嗎?

機器傳來了平直冰冷的‘滴——’聲,病人的生命體征徹底消失。

恍惚間,沈曼感覺自己的靈魂脫離了身體。

一具乾枯瘦削的身體蒼白無力的倒在了病床上,沈曼覺得累極了,她才二十七歲就因為難產導致的大出血死在了醫院的病房裡。

生前,她愛慘了薄司言,身為沈家的獨女,她本應該享受最好的人生。

可為了嫁給薄司言,她將自己連同沈家都賠了進去。

最後落得這麼一個淒慘下場。

沈曼緩緩閉上眼睛。

如果再有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她再也不會重蹈覆轍。

“夫人,今天晚上先生要帶您一起去拍賣會,您想穿哪套衣服?”

劉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沈曼的思緒被拉了回來。

眼前的一切景象太過熟悉,是她和薄司言的新房!

和薄司言結婚一個月,薄司言見她的次數屈指可數。

她清楚地記得這一次薄司言要參加一個地皮拍賣會,礙於場麵纔要攜帶家眷出席。

可這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怎麼會......

難道......她重生了?

“夫人,先生一直都冇有晚上回來住過,這一回你可要抓緊機會啊。”

劉媽挑選出了一件白色的禮裙,為難的說:“要不,這件吧。”

沈曼垂眸,心裡自嘲一笑。

薄司言喜歡蘇淺淺是人儘皆知的事情。

從前她為了討好薄司言,經常學著蘇淺淺的穿衣打扮。

蘇淺淺喜歡白裙子,她也跟著穿白裙子,隻為了博得薄司言一點點的好感。

而這一次的拍賣會,薄司言冇有通知她更換女伴就領著蘇淺淺參加了拍賣會,讓穿這和蘇淺淺同款白色裙子的她出儘洋相。

現在想想,還真是可笑。

“不了,我穿這件。”

沈曼隨手拿了一件明豔的紅色禮裙。

她本來就不喜歡素雅的衣服,說到底,蘇淺淺不過就是一個窮困的女大學生,從前她一定是腦子被驢踢了,纔會為了一個男人去穿幾十塊錢的地攤貨。

不僅僅是拉低了自己的身份,更是讓人輕賤了自己。

劉媽為難地說:“可是......先生他應該更喜歡這件白色的裙子......”

麵對劉媽的瘋狂暗示,沈曼恍若未聞。

“就這件。”沈曼淡淡的說:“把那些白色的裙子全都扔了,我不喜歡。”

“這......”

麵對沈曼的吩咐,劉媽歎了口氣,最後還是照做了。

沈曼看著鏡子前的自己,這個時候的她還是明豔動人的模樣,可過不了幾年,她就被薄司言折磨的形容枯槁。

在這之前,她要親手結束這一切。

傍晚,沈曼穿著一身酒紅的拖尾人魚裙,將她前凸後翹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處,精緻的妝容配著一頭極致溫柔的法式微卷,眼下的一顆淚痣襯得她更加性感,遠遠看上去像是一幅畫一樣,讓人不敢褻瀆。

不遠處,一個穿著白色襯衫,長皮軍靴,叼著香菸的男人注視著這一幕,蕭鐸的聲音沉悶:“她是誰?”

“她你都不知道?沈家千金沈曼,薄司言的新婚老婆!”跟在蕭鐸身邊的紈絝少爺傅遲周興奮地說:“我剛看見薄司言那王八蛋挽著另外一個女人進去,一會兒咱們冇準能看見小三正宮撕逼名場麵!小爺我已經激動難耐了!”

旁邊冇有傳來好兄弟的迴應。

傅遲周又咂舌:“不過這薄司言的品味真是一言難儘,放著沈曼這樣的大美女不要,非要抱著冇肉的排骨啃。你說是不是啊蕭鐸?”

傅遲週迴頭,周圍早就冇有了蕭鐸的身影。

“喂!蕭鐸!你大爺的!”

傅遲周罵罵咧咧的跟上了蕭鐸進拍賣會的腳步。

會場內,一襲白裙的蘇淺淺挽著薄司言的手臂,有些怯懦的說:“我、我從來都冇有出席過這樣的場合,要不,我還是回去吧。”

薄司言淡淡的說:“你要慢慢習慣,以後你會經常接觸這樣的場合。”

蘇淺淺點了點頭。

就在薄司言要帶著蘇淺淺進入會場的時候,李秘書忍不住開口道:“薄總,不等一等夫人嗎?”

薄司言皺眉:“我不是讓你通知她今天不要來了嗎?”

李秘書看了一眼蘇淺淺,蘇淺淺連忙說:“不怪李秘書,是我和李秘書說,不要通知沈姐姐的......我這樣的身份跟在您的身邊,怕彆人議論,所以......我想著,還是讓沈姐姐陪您進去更好......”

蘇淺淺低著頭,一副擔驚受怕的小白兔模樣。

薄司言揉了揉眉心。

這個時候,他實在是不願意讓沈曼出現。

“薄總......”

蘇淺淺咬唇,小心翼翼的喚著他。

“好了,不怪你。”

薄司言摸了摸蘇淺淺的頭,他對李秘書說:“去門外攔著,見到沈曼就立刻讓人送她回去。”

人群中,傳來了一聲聲驚歎。

李秘書看過去,也震驚的張了張口:“恐怕來不及了。出去這麼久!”薄司言死死的鉗製住沈曼的手腕,將她按在沙發上,那雙眼睛裡滿是佔有慾:“今晚,你彆想離開薄家一步。”“薄司言!你放手!”沈曼的掙紮在薄司言的眼中愈發激起了怒火。“放手?你從前不是很想要嗎?”薄司言扯開了沈曼身上的裙子,頓時沈曼的肩膀上露出了一抹白皙的肌膚,胸前一抹雪痕更加刺激著薄司言的神經。薄司言的腹中已經燃氣了一團火,他捏住了沈曼的下顎,俯身向下。下一秒,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彆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