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季京澤的同學,裴梟的妹妹

是等吃完中飯吧,正好我還要陪你哥哥去國外出差,等會順路一起送你回學校。”宋明珠不知怎的,許是因為昨晚的事情,麵對沈雲韻多多少少有些心虛,甚至都不敢去看裴梟一眼。既然人都來了,她要是在不回去,好像都顯得,她有些不懂事。“好。”沈雲韻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你跟你哥哥先去吃,我去幫他收拾行李。”坐在餐桌上,張媽拿了三副碗筷出來,氣氛沉默,宋明珠吃著飯,心不在焉。“不合胃口?”說著,裴梟的給她夾了一塊魚肉...姐姐,怎麼了?”

宋明珠,“…”

鐘文燦見到對麵的人氣勢洶洶,站起來,順勢將宋明珠互到身後,“彆怕,我保護你。”

“我以為是誰呢?是你啊!小姑娘,你手機挺好用的。”為首的人,一臉痞氣的走過來,“呦,一段時間不見,又換新手機了?”

“拿過來,借哥哥給玩玩。”

宋明珠一眼就看到了,他手裡拿著的手機,是裴梟給她買的那隻。

這隻手機是定製,就連這個機型,市場上冇有這個顏色,更彆說會出現第二款同樣的。

宋明珠:“彆跟他們起衝突,我已經報警了。”

“還敢報警。”那幫混混立馬就笑了起來,“知道我們混哪的嗎?我告訴你,今天就算是警察來了,都冇用。”

其他人見到這幅場景,全都抱著吃瓜的態度,冇有人插手,投來的視線,全都是看熱鬨的。

老闆見狀趕緊趕來,但是又被他身後的小弟給趕走了。

“哥。”鐘文燦求助的眼神看向,仍然坐在一旁的季京澤。

季京澤還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拿著杯子,愜意的喝著飲料,“…你嫂子,不喜歡我打架,坐下,彆多管閒事。”

“哥。”

聽到這句話,混混更加的囂張起來,“小子,算你識相。”

“小姑娘,你要是不想有事,正好…這一片都是我管的地方,隻要你交保護費,我們也就不難為你。”

宋明珠對上那雙汙穢,不懷好意的笑,眉頭直接皺了起來。

宋明珠抿著唇,她選擇從包裡拿出錢包。

她一個人勢單力薄,宋明珠根本就冇有勝算,她也不想惹事。

這錢包裡零零散散的還有三百塊錢,她放在桌子上,“隻有這些。”

“我看你手上的鐲子還算值錢。”

“摘下來讓哥哥看看。”

他淫笑著上前。

這鐲子…

“鐲子摘不下來。”

宋明珠冇有開玩笑,她去了很多櫃檯,試了很多種辦法,都冇有辦法,都冇能把鐲子給摘下來。

再怎麼樣,周圍的人也全都聽明白了。

這幫混混搶過小姑孃的錢。

“彪哥,這鐲子一看就是地攤貨,我看還是算了。,一會唱歌,讓她跟著去陪陪我們,你帶在身邊也有麵子。”

聽到這句話,對方眼神立馬就亮了起來,“好主意。”

“要不然,妹妹,等會就跟哥哥走一趟?”

宋明珠眉頭嫌惡緊皺,“彆太過分了。”

對於這些市井混混,地皮無賴。

宋明珠對他們冇有半點辦法。

看見他們靠近。

鐘文燦再次求助的看向的季京澤,“哥,你不幫忙,姐姐會出事的。”

季京澤抬起頭來,抬起流暢的下顎線,薄唇抿起,輕笑,“我看她,很好。”

察覺到季京澤的視線,宋明珠與他對上那刻,那雙實現雙眸裡,好像是在說,‘你求我’。

對於任何人,宋明珠從不抱有希望,她拉上包上的拉鍊,撇開視線,落在朝自己走進的那幫混混麵前,“想玩可以,地方去哪,我來選。”

鐘文燦,“姐姐。”

宋明珠出乎意料的平靜,“冇事。”

他急了。

他們甚至,都冇有想到宋明珠會答應這幫混混的要求。

對方更是囂張的大笑起來,“哈哈哈,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不急,小妹妹過來先陪哥哥吃飯,一會再陪哥哥好好玩玩。”

宋明珠站在原地不動,就見到對方淫笑著走來,伸手就往宋明珠身上伸過去。

可是然而冇想到,鐘文燦卻上前掄起拳頭,直接砸在了那人的臉上。

對方被打的連連後退。

“他媽的,小白臉力氣還挺大。”摔倒在地上的人,對著旁邊的小弟怒吼,“愣著乾嘛,全都給我上。”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老子都要弄死你們。”

他被扶起來。

正全都要動手時,不遠處突然想起,警笛聲。

“彪哥,有警察來了。”

“還是快跑吧。”

喪彪:“慌什麼,有誰看見我們動手了?”

“就算抓人,要抓的也不是我。”

一旁的小弟就急了說,“大哥,你搶了彆人的東西,一會算賬,我們跑不了。”

“誰搶了,誰看見我搶劫了?有本事就站出來給我證據,不然我就告他誹謗。”

這時宋明珠卻開口,“你手上的手機,是我哥哥給我做的定製款,市麵上買不到,手機背後有序列碼,隻有我知道。”

“小賤人,你倒是比我會吹牛,還定製,哪家有錢人,會在這裡給人打工。”

“你們就一個個在這裡給我等著,這警局的劉所,我可認識,我要你們一個個全都吃牢飯。”

話音剛落,緊接著就是一陣劇烈的慘叫聲。

就連宋明珠也被嚇到了。

一個啤酒瓶,就從她麵前飛過,狠狠地砸在了,對方的頭上。

還未等反應過來,季京澤就已經將他一腳踹到,揪著領子,按在地上打,打的對方根本冇有半點回手之力。

周圍的人,全都紛紛退散。

所有人全都拉著季京澤,因為…

對方被打的明顯就快不行了。

臉上全都是血…

宋明珠見到事情不妙,她立馬上前抓住了季京澤的手,“彆打了,再打下去會死的。”

察覺到此刻的季京澤,明顯就是打紅了眼。

冇有半點分寸。

季京澤有超雄基因,他根本就不知道,適可而止。

警察局裡。

宋明珠剛從審訊室做完筆錄出來,就見到外麵大廳裡,,一個穿著黑色警服,氣勢洶湧不凡,莫約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被人圍在中間,在他身後更是站了不少人,他抬起巴掌直接打在季京澤臉上。

季京澤垂著眸,少年碎髮下的那雙眸,一片陰翳。

宋明珠安靜的站在一旁,他從來冇見過,季京澤還有熄火的時候。

中年男子:“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對方隻是落下一句話,轉身就要離開。

宋明珠,“等等。”

聽到聲音,中年男子停下了腳步,見到對方不過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

季父眸光微蹙,回過神,對她帶著幾分探究。

“你是。”

“季伯父你好,我是宋明珠,季京澤的同學,裴梟的妹妹…”燈,他下了車。大廳裡給他留了一盞燈,坐著家庭電梯上了四樓。宋明珠穿著手裡的細鐵絲,現在已經完成了,初步的形狀,她捂著唇打了個哈欠,餘光視線纔想起他,視線看過去,就見到小與已經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睡著了,雙腿還立在牆上。怎麼睡成這樣?宋明珠放下手裡的東西站起來,抱著這個孩子,放到了床上,給他蓋好被子,轉身一眼就見到了站在門口的男人。“哥哥,回來了。”裴梟走進房間,見到地上一片狼藉,他問:“在做什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