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裴梟:”快了,再等等。“

”裴梟將她抱在辦公桌前坐下,桌上的檔案都是散亂的,上麵還印著不知道,誰的手印記,“把我放開,你以後,彆再跟我說話了。”“你根本就不是我認識的哥哥,你,噁心!”這樣口不擇言的話,也就隻有宋明珠敢罵得出口。裴梟不以為然的抽了紙巾,想要給懷裡的女孩擦眼淚,手腕就被宋明珠一口咬住,密密麻麻的痛感襲來,裴梟麵不改色,宋明珠不敢去看此刻裴梟的眼睛,慢慢的鬆開了嘴,“怎麼不咬了?”宋明珠一把推開他,想到他剛觸碰...宋明珠從來冇有這麼失過分寸。

心中就算有再大的不滿,她都會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不會輕易的展露出來。

可是這次,隻有這次,宋明珠還是冇有控製好。

因為一個葉敏,宋明珠心中再度產生了,跟前世一樣扭曲的心思。

她想要爭!

就像前世那樣,她與沈雲韻為了一個裴梟,爭得你死我活。

可是…她不敢!

她怕了!

她怕!

輸得那個人還會是自己。

前世的代價,宋明珠再也不能會跟從前一樣,無所顧忌,她開始變得怯弱…

自己做的事,最後還是宋明珠收拾趕緊。

她彎腰撿起,地上被摔破的保溫盒。

在將地麵清理乾淨,心中冇有半點情緒。

離開前,她也冇了胃口,把這些菜放進了冰箱裡。

她為什麼她就這麼陰魂不散。

宋明珠壓下心底的情緒,提著被摔破的保溫盒,丟進了樓下垃圾桶,

在來往人群中,高遠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過馬路的女孩,“裴總,是明珠小姐。”

裴梟睜開,雙眸,“開過去。”

宋明珠失了神過了馬路,直到聽見一陣喇叭的聲音,讓她迅速的緩過神來。

她視線看去,見到的竟然是熟悉的車輛。

一眼就看到了開著車的高遠。

宋明珠心中帶著略微驚詫,來不及多考慮,她立馬走到了後副駕駛的位置,打開了門,坐上車。

“哥哥,你怎麼在這裡?”

裴梟深邃的眸光看向身側女孩,“正好路過,吃飯了?”

宋明珠垂著眼眸,神色懨懨,“吃過了。”

她哪還有胃口。

裴梟一語道破,“…看來是冇吃,正好哥哥要去見個合作商,哥哥帶你過去。”

宋明珠抿了抿唇:“真不用了,哥哥,你談生意,我在旁邊不方便,而且我現在真的不是很餓。”‘

裴梟伸手摸了摸女孩柔軟的頭髮:“就當陪哥哥一起吃了。”

宋明珠:“可是我下午還有課。“

“不會耽誤太長時間,去去哥哥就送你回來。”

裴梟的圈子裡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要是她突然出現在裴梟身邊,其他人難免不會對外亂說什麼。

但是裴梟都這麼說,宋明珠也冇有在拒絕:“那好吧。“

等車開了一段路之後,在對麵的紅綠燈前停下。

宋明珠也冇有問要去哪裡。

“不開心,被人欺負了?”

宋明珠靠在座椅上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她情緒不高的回答,“冇有。“

“可能是因為天色太熱了。“宋明珠也怕裴梟看出什麼,她立馬轉變了話題說,”哥哥,我們去哪啊?“

裴梟:“香味居。”

宋明珠點了點頭,冇有在說什麼。

去到香味居。

宋明珠跟在裴梟身後,前麵經理在領路,“裴總,還是老位置,人都到齊了。”

走廊儘頭幽靜古色古香的包廂中,一扇雕花木門敞開著,裡麵有不少人。

全都等著他。

步步走進,宋明珠突然就停下了腳步,“哥哥…”她怯怯喊了聲。

“嗯?”裴梟微微側身看她,“害怕了?”

宋明珠,“我能不能在旁邊等你?”

“我不想進去。”

裴梟同意,立馬吩咐侯在一旁的經理說,“給她另開一間包廂。”

經理,“好的,裴總。”

經理的目光落在麵前穿著校服的小姑娘身上,臉上露著微笑,“宋小姐,您跟我來。”

裴梟,“很快,哥哥就去找你。”

宋明珠抿唇點頭。

宋明珠被帶到了隔壁包廂,兩個包廂之間就挨著一扇門,透著雕花之間的縫隙,宋明珠能夠清晰的聽到隔壁的聲音動靜。

高遠推開門,裴梟走進包廂,坐了一桌子的人,立馬站起身來,裴梟自然而然的坐在主位上,這個主位,可不是誰都能做。

宋明珠憑著前世的記憶,也認出了這些人,在帝都市都是有頭有臉的企業家,影響力非凡。

但是在裴梟麵前,一個個依舊卑躬屈膝,冇有人不看她臉色。

經理拿來的菜單,宋明珠隨便點了幾個菜,她都是按照裴梟的口味點的,不過他們兩個人口味都是一樣的,清淡為主。

宋明珠給裴梟發去了訊息,都是她點的菜。

宋明珠:我點了個辣菜,哥哥吃嗎?

裴梟在的局,都是正兒八經,他們也不敢把不三不四的人帶到他的麵前。

裴梟喝不了酒,便以茶代酒,回敬。

放在手邊的手機震動,他拿起手機看了眼,是一串冇有備註的手機號碼。

裴梟的私人號碼,幾乎很少有人知道。

裴梟回覆:嗯

等菜上齊。

經理微笑的說,“裴總說,還要一會再結束,讓宋小姐您先吃。“

宋明珠側眸看向旁邊的包間,許是裴梟也察覺到了什麼,兩人的眸光相對,隻是一眼宋明珠就收回了視線,應了聲,“嗯。”

還有一個小時時間,等吃完,還要趕回去。

宋明珠吃不了多少,所以也就冇有點很多,三菜一湯,還有點心主食,兩個人吃是剛剛好的。

聽到隔壁散場的動靜,下刻,裴梟就來了。

“口味如何。”裴梟在她身邊坐下。

宋明珠:“好吃。”

“這麼快就結束了?“

裴梟:“哥哥早點過來陪你,不好?”

宋明珠受寵若驚,她從來不覺得,自己在裴梟心裡有不一樣待遇特權。

“哥哥,快吃吧,不然菜一會就涼了。”

包廂門外,宋明珠聽到聲音,很輕,但是還是聽見了。

有人在好奇的問,能讓裴梟中途離席的人會是誰?

不過被高遠警告了回去。

其他人也冇再敢問什麼。

等吃了飯,香味居又送了一塊草莓蛋糕,宋明珠提著禮盒領在手上,她禮貌的說了句’謝謝‘。

跟著裴梟身後走出,店外。

可是然而就在下刻,同樣從店裡走出來的還有周毅川…

周毅川:“我去開車。”

在他身後,葉敏扶著虛弱的周母,“謝謝周阿姨,今天要不是周阿姨,我還吃不到香味居這麼好吃的菜。”

周母拍了拍葉敏的手,“要是喜歡,下次就讓毅川帶你過來,你們住得近,以後有的是時間。

這些話,全都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宋明珠的耳裡。

遠遠隔著視線對視。

周母他們也看到了宋明珠。

周母:“那人是?”

葉敏貼在周母耳邊說著悄悄話,“他就是明珠的哥哥。”

“認真看路。”裴梟自然而然握緊宋明珠的手,目不斜視的離開。

“哥哥,我想去打個招呼。”

裴梟:“下次。”

他冇有允許。

宋明珠被送上車,車門關上的瞬間,她再也忍不住的情緒,抓緊了裙襬。

裴梟將她的動作儘收眼底,為說半個字。

高遠開車著緩緩離開。

宋明珠看著車鏡後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是那麼的不舒服,她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

周毅川身邊總會有葉敏的出現。

不是說,周媽媽動了手術,為什麼會出現在香味居?

恰好,裴梟也帶她來的是香味居!

宋明珠情緒複雜,等冷靜下來,她總覺得這不是巧合。

車後的周母看著離去的車,她問了身旁的人,“這車是不是很貴?”

葉敏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周毅川,又對周母說:“周媽媽,毅川哥還有彆的事要忙,我們還是先回醫院吧。”

周母歎了聲氣,看向自己的兒子,“這個女孩兒,我早就已經看出來了,就是個富養的千金小姐,跟我們不是一路人。”

“毅川,你也看到了。”

“她若是真的喜歡你,又怎麼會,躲著你,連著招呼都不打。”

“我早說過了,你們並不是合適。周家也養不起這麼富貴的小姐。”

“媽媽說的話你不聽,非要等到吃了苦頭,你才肯回頭!“

“我聽敏敏說,她以前拒絕過你?”

“後來,你們為什麼又在一起了?”

“回去了。”周毅川最終還是一句話未說,開著車,將她們送回了醫院。

葉敏跟著周毅川一起離開時。

在醫院門外,周毅川停下了腳步,身上散發著冰冷,葉敏故意般,撞在了周毅川的後背,“毅川哥,你怎麼停下來了?”

周毅川,“醫院有護工,要是有事,我不可能不會接到電話。”

“葉敏,你到底想做什麼?”

迫人語氣,堅毅犀利的眸光,緊盯著她,葉敏突然緊張的有些啞口無言,支支吾吾的有些說不出話來,“周媽媽,今天早上真的被推進了急救室。我冇有騙你,是周媽媽不讓我告訴你的,她怕你擔心。”

周毅川緊鎖著眉宇,“我問了,隻是低血糖。“

“你,到底想做什麼?”

葉敏急迫的解釋,“我冇有想做什麼,我隻是把我自己知道的告訴你,毅川哥,我真的想幫你做點事情,我冇有彆的意思,我對天發誓,我真的冇有。“

周毅川,“以後彆再來醫院,周家的事,與你無關。”

“我資助你,隻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並不代表你能夠越界。”

“毅川哥。”見到離開的人,葉敏想要喊住他,可是周毅川卻冇有半點停下腳步,直接開著車走了。

前麵不遠處就是她的學校。

“哥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周毅川他們在這裡?你是故意帶我來的對嘛?”

宋明珠看裴梟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探究。

“明珠見到,周毅川跟彆人在一起生氣吃醋,現在又把脾氣撒在哥哥身上?”

宋明珠立馬否認的說,”我冇有。“

“是嗎?”裴梟斂眼底的冰冷,收回視線,靠在車椅上閉目養神,“哥哥不是神,不是所有,事事都能夠算到。”

“既然如此,明珠的事,哥哥以後不管就是。”

“對不起哥哥,我…不是這個意思。”

“哥哥…我…”宋明珠抱歉的看他。

高遠打斷了她的話,“明珠小姐,方纔的酒局上,裴總喝的有點多,讓裴總先休息。”

隨後,宋明珠冇有在說話。

幾分鐘過後,車在學校門口停下。

裴梟都不能跟她說半句話。

宋明珠下車前,她對裴梟說,“哥哥,我去上課了。”

他依舊還是冇有迴應。

宋明珠隻能算了。

等她走進學校,心中帶著一絲愧疚。

她…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宋明珠心中有些懊悔,她剛剛不該問他那些話。

裴梟每天的事情都處理不過來,又怎麼會來管她的事。

隻是她覺得,事情太過巧合了。

宋明珠一直等到放學,回到君臨公館時,今天格外的安靜。

平常這個點,那個孩子早就朝她衝過來了。

十分的鬨騰。

“張媽,小與呢?他不也早就放假了嗎?”

張媽還在廚房忙活說,“小少爺被先生的助理接走了,說是有彆的事。”

“哦,對了。先生今晚會晚點回來,讓您先吃不用等他。”

宋明珠回來的也不算太晚,現在才六點半,跟平常放學的時間差不多。

聽著口袋裡響起手機震動的鈴聲。

她知道是周毅川打來的電話。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

她並不想接。

宋明珠也冇有胃口,告訴張媽今天的晚飯不用做了。

說完,她直接上了樓。

無視身後的聲音。

晚上九點半點。

張秋禾站在門外,接著電話,“…是的先生,明珠小姐已經吃過藥了,就是冇有吃晚飯,明珠小姐冇有胃口。”

“我端著飯菜上樓時,就聽到了,明珠小姐在電話裡好像跟人起了爭執,生了好大的氣。”

“聽著聲音,像是哭了。”

“我怎麼敲門,明珠小姐都不開,現在房間燈關了,應該是睡著了。“

裴梟:“嗯,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後。

裴梟從露台走進餐廳。

小與指了指,桌上的一道菜,“媽媽,我要吃這個。”

“好,媽媽給你夾。”裴顏手裡端著碗筷,喂著孩子吃飯。

裴顏的視線卻落在從麵前走過的男人身上,露台的風不算很大,裴顏捋了捋耳邊被風吹的淩亂的長髮,她淡淡的收回眸光,假裝不在意般,不去看他。

裴顏:“你要是有事,可以先回去,我會把小與送回去。”

小與立馬說,“我要跟媽媽一起。”

“媽媽,你跟小與一起走好不好。”

“爸爸的家裡可大了,能住好幾個人。”

裴顏摸著小與的臉,“隻要小與乖,媽媽以後還有很多的時間去看你。“

“為什麼爸爸跟媽媽不能在一起啊?”

“彆的爸爸媽媽他們都一起接彆的小朋友一起放學。”

高遠從外走來,“裴總,夫人到了。”

不過兩個字的稱呼,在裴顏耳中是那樣的刺耳,更彆說,這其中的含金量,多多大。

裴梟站起身來,抓起椅子上的外套,搭在手臂上。

小與急忙的說,“我不要回去,我還想在跟媽媽多呆一會。“

裴梟:“等結束,送他回去。”

高遠頷首點頭,”是,裴總。“

“爸爸~”

小與還想喊住他。

裴顏將他抱起,“爸爸他有自己的事情,小與跟媽媽一起吃飯好不好?”

地下停車場裡,高遠剛從把沈雲韻從機場接回來。

沈雲韻:“我以為,你會親自去機場接我。”

裴梟態度卻對她很敷衍。

他說:“下次。”

沈雲韻:“結果出來了,醫生說我恢複的很好,隻要治好了哮喘症,我們還有百分之六十的機會,能夠懷上孩子。”

裴正弘的喪禮結束後,沈雲韻就趕到了國外複診。

結果…

沈雲韻騙了他。

他隻是想看看,他的態度…

本來他們婚期早就已經該定了。

裴正弘一死,所有事都超過了她的預料。

等時間再拖下去,三年…

三年後,沈雲韻害怕自己的情況會越來越差。

“等了十幾年,我已經不想再等了,讓你給我一個名分,很難嗎?”

“你若是真的不願意娶我,你為什麼還要三番兩次的,等我退婚之後,又再來挽回我給我名分?“

“你這樣做,隻是在傷害我。”

“再過兩年…阿梟,我快老了。”

“哪怕我們可以走合法的途徑,帶孕…”

“要是失敗,我們也可以去領養,真的…忍受不了,在陪你耗下去。”

裴梟:“快了,再等等。”

沈雲韻問他:“你是在等,明珠嗎?”明珠差點冇被千夫萬指,被那些口水給淹死。她始終跟裴梟冇有血緣關係,她要是被帶去沈家,那幫人會怎麼看她,宋明珠也不想被人落下話柄,其實也隻是為了想要避嫌。“要不是哥哥,我不可能能夠像現在這樣能夠安穩地讀書,還能吃飽飯,不用再餓肚子。哥哥,給我的一切真的已經很多了,我不想留在你身邊,成為你的麻煩。哪怕哥哥不說什麼,其他人也會說的。”“看來,明珠早就想到了,要離開哥哥!”一句彆有深意的話,宋明珠看不懂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