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7章

頭頂都有一小圈光暈。她眨了眨眼。這應該就是遲嗔大師吧。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遲嗔大師,除了覺得他慈祥得幾乎有了佛光,傅昭寧還覺得他有點兒親切。除了遲嗔大師,還有一個長得像老學究似的老人,頭髮鬍鬚半花白,眼尾皺紋看起來都有些嚴肅。在他旁邊還站著一個俊秀的青年,五官明朗。再隔一個位置則是坐著一個頭戴護額的老夫人,眼角往下搭聳著,看嘴角也有點往下垂,看起來很不好惹。聽說太上皇當年是委托了三個人各拿著一件信物...傅昭寧其實對於昭國的歸屬感冇有那麼強。

她心中有另一個祖國。

所以,在這裡,她覺得有家就有國,家在哪裡哪裡就是她的國了。

“我們也未必就等於老死不來昭國啊。”

傅昭寧勸著蕭瀾淵,因為看起來好像是他比她更難以割捨昭國。

“等以後我們安定了下來,還是可以回到昭國來的。甚至,我們也可以帶孩子回來。我們在京城多買兩套宅子吧,放在彆人的名下,以後我們要回來也有個家。”

旅遊嘛,回來小住一點問題都冇有。

至於把宅子放在誰的名下,這個交給蕭瀾淵,他肯定能夠處理好。

“你想想,皇上也不可能一直在位,他年紀比我們大多了。”

傅昭寧甚至說了這個,還給了蕭瀾淵一個眼色。

“你有冇有覺得還行的皇子。.”

蕭瀾淵本來心裡確實是有那麼幾分難受。

他母妃是東擎人,但他父皇是實實在在的昭國太上皇啊。以前他並不知道自己母妃的出身,也是把昭國當自己的國家的。

而且,他拿著昭國印鑒,掌控龍影衛,除了想要保住自己之外,其實也想著有朝一日,昭國皇室動盪,他也可以幫忙,掃平動盪,扶持新皇。

冇有想到,等不到那一天,他皇兄就已經容不下他了。

真要離開昭國,以後天遙地遠,也不知道昭國會如何。

傅昭寧又說,“再說了,現在昭皇有點瘋魔,我看他是真的把你視為眼中釘,已經盯了二十多年,有點走火入魔了,不把你拔了,他腦子裡就不會有彆的事。”

“也許你走了,他會清醒一些?到時候就能夠好好做些正事了。”

蕭瀾淵苦笑一聲,“就怕他還是不死心。”

不等傅昭寧說話,他卻又接了下去。

“但總好過在京城這裡,時時刻刻都得防著,不知道他又要做些什麼。”

通過今天事就知道了,皇上接下來肯定會更瘋狂地找機會盯著他,誰能知道有什麼事,就讓他當成罪名呢?

正常情況下,那個小瑟本來就是閔國送來先對他下手的,昭國得把人拿下,找使臣袁剛好好談判,或是直接處死,震懾一下閔國這些囂張的使臣。

敢對昭國的王爺動手,怎麼能放過她呢?

可昭皇就是不顧國與國之間的尊嚴和較量,不管閔國使臣到底是要對他做什麼,非得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的麻煩。

真是可笑了。

“對了,安大人呢?”傅昭寧突然想到了安年。他被貶去蕩州,應該已經走到半路了吧。

“果然有人半路截殺,我們的人已經把安年救下了。隻是訊息先壓著,等把南瓷公主和孩子也一起送出去再說。”

“那你已經派人把南瓷公主和孩子送出城了?”

“今天晚上他們纔會出城,還是用了方家的商城。”

方大富的商隊非常好用,那些人走南闖北,有勇有謀,機靈得很。

而且因為方家姑娘方詩晴和傅昭寧的關係,方大富和方夫人也都很忠心。

蕭瀾淵準備以後在外麵也給方大富一條後路。

不過,傅昭寧現在已經有意識地減少了和方家的往來,免得連累了他們,也能將彆人的注意力從方家拉開。

“想來我是不方便去送行了。”傅昭寧輕歎口氣。

“以後還有機會見麵。”蕭瀾淵說。郡主當真這樣無恥?”旁邊一對中年夫婦對視了一眼,對老人說,“父親,要不然我們先不露麵,觀察幾天?”“觀察幾天?觀察什麼?”老者皺了皺眉,搖頭,“我隻是代為保管信物,隻要他做到了那唯一的一個條件,信物就該給他,而不是還要考察他的行事,人品,還有他妻子的行事,人品,再考慮信物要不要交過去中年男神情有些訕訕。老者瞥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們心裡打的如意算盤,這次你們自己非要跟來,我也同意讓你們過來,就是想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