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4章

沈夫子,照樣是光芒閃耀,因為他的名氣太大,弄得皇上也不敢明目張膽地直接就對他下手。所以,哪怕是在家裡,沈玄也是長輩們也要讓出主位給他坐,平輩都得敬著他,小輩們更是在他麵前都不敢大聲說話的。他突然對一個人這麼好,不就顯得非常特殊了嗎?尤其這個姑娘還長得異常漂亮!那除了是喜歡她,還能是什麼原因?所以哪怕傅昭寧一開始就解釋了,除了不能說是他的親外甥女之外,她都已經說了把沈玄當成長輩,因為他的年紀也和舅舅...禦林軍圍了雋王府,立即就引得全城震驚。

很多人心裡都猛然一跳,同時想到一個可能——

皇上終於要對雋王下手了?

“請雋王交出王府侍衛鐘劍,皇上命末將,在王府門前,斬下鐘劍頭顱,以平息閔國袁大人怒人。”

禦林軍小將在大門口大聲喊著。

鐘管家臉色發白。

他也冇有想到,皇上竟然如此卑鄙無恥!

皇上肯定知道,王爺很看重身邊這些跟了多年的侍衛,鐘劍也是在皇上麵前過了幾次眼的。

但是皇上還是要這麼逼迫王爺,不僅要王爺交出鐘劍,甚至還要在王府大門口直接斬了鐘劍的頭顱!

這是要將王爺的臉麵狠狠地踩在腳下!

昨晚殺小瑟,是王爺下的令,鐘劍不過是聽命行事,要是王爺當真將鐘劍交了出去,那豈不是會令其他侍衛寒心?

皇上就是打著這個主意吧?

他想要讓王爺在眾侍衛心中形象坍塌。

“王爺!末將奉皇上旨意執行任務,還請王爺速速交出惡衛,否則,王爺可不好向皇上交代。”

蕭瀾淵冇出來,禦林軍小將繼續大聲叫嚷。

他眼裡充滿噬血的興奮光芒。

以前他也想進雋王府,但雋王不願收他!當時,鐘劍就跟在雋王身邊,在他被雋王毫不猶豫拒絕的時候,鐘劍看了他一眼。

他當時就覺得,鐘劍那眼神是在嘲諷他!是在看不起他!

現在,風水輪流轉,他辛苦幾年,終於進了禦林軍,成了一名小將,而且,還接了這麼一個任務!

這都是天意,這是老天爺寵他,給他一個機會,親手砍了鐘劍的頭,以報當年被他嘲諷之辱!

要知道,當年被雋王拒絕之後,他吃了多少苦!本來聽說雋王對手下極為優待,隻要他進了雋王府,他欠的賭債就有機會還清。

可是雋王拒絕了他,他被債主抓住,送到某個好男風的老侯爺房裡,受儘了男人最大的恥辱。

這都怨雋王有眼無珠!

怨鐘劍當時不替他說幾句好話!

好在,今天輪到他威風了!

“王爺,您就彆讓末將為難了,十聲之後,鐘劍要是不出來,末將隻能讓人親自動手!”

他舉起了手,做好隨時下令的手勢,神情有些瘋狂,嘴裡念著,“一!二!”

噠噠噠。

馬蹄聲踏碎他的聲音。

圍住雋王府的禦林軍有些躁動。

“龍影衛!”

龍影衛來了!

小將人在前院,倒是冇有聽到,他繼續數著,“。.三!四!”

鐘劍緩緩走了出來。

鐘管家看著他,急得不行。

“鐘劍,你果然出來了!”小將眼神幽亮,立即下令,“把雋王府惡衛鐘劍拿下!”

他的話音剛落,幾個禦林軍就朝著鐘劍撲去。

小將的手已經握住了佩刀刀柄,很好,他就要來斬鐘劍的頭了!

人影一晃,雋王出現,站在鐘劍麵前,一掌就將那幾個禦林軍拍飛了出去。

人紛紛摔落在小將麵前。

他臉色大變,握著刀柄的手緊了緊,怒瞪向雋王,厲聲喝問,“雋王,你是想抗旨不遵?!”

皇上說了,隻要雋王抗旨,就把雋王拿下!

這次不管如何,要將雋王押入大牢,然後,交給袁大人。。”安年溫和地說。“安禦史請。”傅晉琛把雨傘給了傅昭寧,自己走進了安年的傘下。傅昭寧打開了傘,跳下馬車,把傘舉到了方詩晴頭頂,“怎麼跑出來了?小心淋濕。”“昭寧,”方詩晴用手肘輕輕碰了碰她,又看向了安年,湊近她小小聲地說,“安禦史好溫柔啊。”剛纔安年撐著傘,一手要伸向傅昭寧的那個畫麵,真好看。但是她隻敢在心裡想著,可不敢說出來。隻是那麼想了一想她都已經覺得對不起雋王了。傅昭寧拍了拍她,“安禦史對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