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2章

就瞪向了蕭瀾淵。“雋王叔,你是長輩,但也不能夠往我身上潑臟水!”“臟水?”蕭瀾淵笑了起來。傅昭寧也有些訝然地看著他。這事是真的?她以前也冇有聽到半點風聲啊。可以說京城裡應該是冇有人知道的,蕭瀾淵怎麼知道?難道是編的?但是她又覺得蕭瀾淵根本就冇有必要編這麼一個謊言。“你那位通房叫金花,是你祖母身邊的大丫鬟,你小的時候經常在你祖母膝下,跟她更親近,跟她身邊的丫鬟也熟悉,那個丫鬟應該還冇有通房身份,現在...傅昭寧挑眉,“琴到了我手上,不是很想還。”

給她臉了!

拿著這把琴來引誘蕭瀾淵,在王府興風作浪,還想拿回去?

小瑟大驚,“你要搶我的琴?!”

袁意也變了臉色,“傅神醫,這把琴是小瑟的,我們曆代國君也都有聖旨,誰都不許從他們一族搶奪此琴,就連我,也冇有機會碰這把琴,還請你還給小瑟。”

“袁意,你們是不是在昭國被盛情款待太久,所以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傅昭寧語氣也冷了下來,看著袁意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袁意愣住。

傅昭寧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是昭國。”

蕭瀾淵接過了傅昭寧的話,帶著鄙視,“本王和王妃連皇上的話都未必全聽,更何況你們閔國國君?你們閔國國君下過什麼聖旨,與我們何乾?”

真是太可笑了。

閔國的人向來傲氣,現在真是看出來了。

袁意就覺得,他們閔國國君的聖旨,身為昭國人的他們,也該奉為旨意。

袁意本來不知道事情哪裡不對,現在被他們一挑破,她臉色大變。

是了!

她為什麼會一直覺得,雋王他們也會遵從國君聖旨啊?

閔國的聖旨,關他們昭國人什麼事?

可是他們一直以為,閔國天下最強,是第一強國,所以,其他國家的人也該以他們為尊。

潛意識裡有這樣的想法,他們纔會這麼肆無忌憚地在春風樓讓小瑟出手,甚至,在雋王要帶小瑟回王府的時候,他們也冇有任何擔心。

袁剛和袁意始終覺得,雋王即便是把小瑟帶走,也一定不敢要她的命。

甚至,也不敢搶奪小瑟的迷心琴。

袁意今晚過來,也是確認自己能夠輕易把小瑟帶回去的。

最多就是向雋王和王妃道個歉。

既然雋王冇有真的出什麼事,他們還能追究責任不成?

可現在,雋王和傅昭寧,讓她如夢初醒。

袁意一時間腦子嗡嗡的,竟然說不出話來。

“寧寧要是覺得這把琴看得順眼,那就留著。”

蕭瀾淵對傅昭寧說著,“要是不喜歡,那咱們就把琴砸了。”

“不!不可以!”

小瑟聽了他的話,神色大變,驚叫出來。

“這是在雋王府。”蕭瀾淵冷聲提醒她們,“而你,隻是階下囚。”

真是給她臉了。

閔國的什麼異族,什麼族中至寶,關他什麼事呢?他隻知道,現在看昭寧的。

“雋王!我們還是閔國使臣。”袁意冷靜了一點,立即就扶著小瑟站了起來,“小瑟也是我們使臣團的一員,要是在雋王府裡出了事,我們會找昭皇討回公道!”

“這還不簡單?”

她還真的惹怒了蕭瀾淵。

本來是想留下這個什麼小瑟,給傅昭寧看看到底她有什麼特殊之處的,但是現在蕭瀾淵起了殺心。

人家都要迷了他的神智,想要控製他了,他還能放過?

他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

“鐘劍。”

蕭瀾淵一聲令下,“給你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把她提溜出去,殺了。”

不是說,在雋王府裡不能出事嗎?

那他把人提到雋王府外麵殺了,如何?

“是。”

“不,雋王!你不能這麼做!”袁意驚叫出聲。還有個錢大夫想要讓她當病例給她射了毒針,傅昭寧替她診過。二舅母謝氏是林家唯一對傅老太爺和傅昭寧有過幫助的人,現在可以說是他們家僅存的值得來往的親人了。傅昭寧想到了林安好怯生生的樣子,怒火都已經快要壓不住燒到頭頂。林安好是個腦子裡有些問題的孩子,十二三歲,現在智力應該不過是四五歲,而且反應也還很遲鈍,謝氏平時會一直跟著她的,現在她怎麼會一個人去了月溶樓?要是背後的人為了引她去月溶樓而把林安好拖出來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