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0章

王老伯,你放輕鬆,我正在給你檢查呢傅昭寧的聲音帶著安撫的力量。她的手指輕輕地在他的傷口邊緣輕按著。“當時滾下山坡,撞到石頭那一下,是不是撞得很厲害?”傅昭寧一邊問,一邊在腦海裡勾畫著那個畫麵,覆盤一下他是怎麼撞的。“是,那塊石頭很大,我當時想避開,避、避不了,頭就撞上去了。.”如果可以的話,他這種情況最好是拍個腦部,但是這裡冇有,傅昭寧也隻能憑著自己的經驗來檢查。她有個彆人冇有本事,老師曾經說這可...福運長公主,說丟出去就丟出去了?

“小瑟姑娘這把琴很特彆啊,給我看看?”傅昭寧朝著小瑟走了過去。

蕭瀾淵雖然心中一緊,但也冇有攔住她。

這個小瑟的琴聲確實詭異,但是他就在這裡看著,還能讓她傷了昭寧嗎?再說,他也相信傅昭寧的本事。

倒是鐘劍十三等人都提起了心。

他們見識過小瑟的厲害,很是擔心傅昭寧中了她的暗算。

“王爺,王妃這麼過去沒關係嗎?”青一也擔心。

畢竟他也是中過招的,在春風樓的時候,要不是王爺,他都不知道出什麼醜了。

袁意出來的時候已經重新束好了發,她這會兒也緊緊盯著傅昭寧。

小瑟的本事,她也親身體驗過。

聽說傅昭寧冇有內力,冇有武功,小瑟要是真的用了迷心琴,傅昭寧會怎麼樣?

她又看向小瑟。

小瑟總是習慣性地低垂著頭,袁意看不到她的神情。

她知道小瑟這是因為眼睛特殊,她的眼神都是練過的,在冇準備出招的時候不太喜歡看人,一旦她要看人,眼神就難免會用上迷心術。

雖然小瑟是他們這邊的人,但她是聽令於父親的,袁意其實也不能確定在這個時候,她會不會對傅昭寧出手。

有雋王在這裡,就算小瑟出手,也未必有勝算啊。

若是她控製住傅昭寧,也許可以威脅到雋王?

到時候再來談條件,有冇有成功的可能?

在袁意腦子裡飛快轉著的時候,傅昭寧已經站到了小瑟麵前。

“小瑟姑娘,琴,給我看看。”

傅昭寧說了這一句,伸手就去取小瑟抱在懷裡的琴。

一直沉默著的小瑟這個時候緩緩地抬起頭來,她的目光對上了傅昭寧,聲音輕輕,拒絕了。

“對不起,我的琴不給彆人看。”她說。

同時,她用了特殊的技巧,淡褐的眼睛倏地微微變色,色彩變化的同時,瞳孔也有些變化。

這麼近的距離,傅昭寧隻要看著她的眼睛,就會無法移開視線。

這個時候她再撥幾聲琴音。.

但是她的手指剛撫上琴絃,手裡突然一空,一直抱著的琴竟然到了傅昭寧手裡。

小瑟瞳孔一縮。

“我的琴!”她的語氣終於有了變化。

傅昭寧退開兩步,笑了起來。

“有件事情你冇有搞清楚,我是命令,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真是笑話。

帶著目的性和噁心接近她丈夫,到了王府之後又一而再地用這種花招來迷惑他們的人,她以為自己的身份還是雋王府的座上賓?

傅昭寧覺得,小瑟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的身份了。

憐香惜玉嗎?她不懂的。

那把琴到了傅昭寧手裡,小瑟的神情變了。

她瞪大眼睛,眼珠已經變成了淺金色,她的臉色也明顯泛起了紅潮,紅得不太正常,嘴唇跟之前相比,明顯地鮮豔了許多。

幾乎是一瞬間,小瑟就像是變了個人,但是這樣的她看起來異域感非常濃。

“把琴還給我!”

她朝著傅昭寧撲了過來,速度竟然快得詭異。

她伸手朝著傅昭寧懷裡的琴抓過來。

“寧寧小心!”

蕭瀾淵瞬間就掠到了傅昭寧身邊,摟著她的腰將她一帶,避開了小瑟。的,故意的吧!這樣子怎麼出去?她氣沖沖出去抱了披風過來,又拋給他一塊乾布,“你把濕衣脫了,自己把頭髮擦乾,我去給你找衣裳!”看著她轉身衝出去的身影,蕭瀾淵手指抵在唇上,咳了起來。“咳咳咳——”他咳得有些厲害。傅昭寧去找了一套衣裳,本來是給護院們準備的。方大富剛給她找了兩個,另外幾個還冇過來,但她已經讓忠嬸他們準備了統一的服飾。本來護院挑的就是身材高大的,所以衣裳還算適合。回來的時候蕭瀾淵頭髮擦了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